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風花記 天海 (中)

Photobucket

官網: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風花記
攻略:「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風花記」 攻略

相關感想: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情報專帖(喂)
遙5情報……有感而發
遙5……我的心聲
[遙5 ]SV 充滿了穿越感(你是混蛋)
遙4愛藏&遙5 25/10/2010更新 總感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 5 B'sLOG 2010 12月號 訪問重點翻譯
[ 觀後感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PV 2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試玩感想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序章~二章速想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二章後期~終章,一週完速想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天の玄武 アーネスト・サトウ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地の白虎 福地桜智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進度帖。簡單總結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大團圓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風花記 一週目― koeiの本気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風花記 天海 (上)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風花記 天海 (下)

Photobucket



XSK 原來一直以來我也沒排攻略次序跟角色排名
這裡就先排一下好了

攻略次序:
ben。把妹帝(高杉)> 砂糖(誠實)> 羅鍋(新同學)> mimi> 斯托卡(櫻智)> 家老(帶刀)> 龍馬> 瞬兄> 妹子> 祟弟 > 姬君(天海)

喜好排序:
姬君(天海)= ben。把妹帝(高杉)>> 誠哥哥 = 羅鍋(新同學)> mimi = 砂糖(誠實)> 斯托卡(櫻智)= 妹子(沖田)= 家老(帶刀) > 祟> 龍馬 = 瞬兄

恭喜ben。把妹帝(高杉)榮登上跟姬君一樣的第一名
並成為了雙本命中的其中一員!!
要知道我很少給雙本命除非真的很難選
所以這回真的很難選wwww

第一次玩完姬君真的很底落
但第二次開始就越玩越萌果然是因為 ED 第一次看太衝激了
看多了其實也會習慣(不對)
而且中段的在知道 ED 後就更有意義了

姬君和 yuki 之間的感情實在太沈重了
兩人也有著他們心須做的事與責任,就算那裡只孤獨等待著兩人
兩人也從對方得到了很多,可是明明心靈是相通的,卻沒法捨棄

從本篇明白了 yuki 願望的姬君
從本篇得知了姬君真相的 yuki
如此的渴求著對方卻總是錯過的兩人




同樣是四章時發生,不過這已是四章後期
櫻智為了知道燭龍的事而離隊調查
當他再次歸隊後發生的事件

當他再次回來後跟龍膽的對話被 yuki 聽到後
yuki 便請求他把事實告訴她:

這世間上存在著一個能來去不同時空的邪神
一般來說人們也看不到那邪神的身影
而那邪神則來去著各個時空,並啃食其五行之力
那邪神名為 ― 「燭龍」

江戶五行之力也是被祂所吸收

而對於這邪神,還是天海部屬時櫻智曾聽他這樣評道:

因為燭龍是超越了世間常理的怪物
由於其存在、融合世界才會加速形成

接著龍膽補充說:
總括而言如果燭龍消失的話,五行之力也會回複正常
所有人和事都會回到他們應在的地方

聽完兩人的話,「打敗燭龍」聽起來也是個選擇
可是對於這提議龍膽與櫻智兩人也不甚認同
燭龍既然是如此強大的怪物,身為人的他們打不過也自然不過
就算 yuki 是神子,她願意犧牲她的性命來打敗祂
也存在著失敗的可能

但對於這個能救到大家的可能性,yuki 也不願意就此放棄
回到房間後

「如果此話當真,說不能救到大家」


這樣想著的她,下意識地想到天海與他先前給她的預言
便漸漸入睡了……

當她再次張開眼睛,眼前正是與天海相遇數次的
夕陽下小溪邊的花田

「天海、你在嗎?」

在她的叫喚下,天海出現了

「―只要是你希望的話,不管是什麼時候」

一、臉、血!!!
姬君你…我…)


先前因為天海送給 yuki 的花出現在枕邊
所以 yuki 才會覺得這也是現實
但現實卻不可能總是這樣順從人願
所以這果然是夢吧――

「要是你覺得這是夢的話,就把它視作夢境吧
這裡是你的夢境…所以這裡的一切會如你所願」

「―要是你有想知道的事情的話
也會得到答案吧」


「那要是我向天海提出問題的話
也會得到答案嗎?」

「這是你的夢境的話
我當然也不會是例外,都得順從著你的意願」



yuki 便問道有關燭龍的事
要是打敗祂是不是就能拯救到三個世界
天海回答說沒錯,有關燭龍及三個世界的因果、
一切一切她知道的也是事實
但如同櫻智他們所說,要打敗燭龍是接近不可能的事
燭龍是超越了常理的存在、則使是天海自己也對其無法估計

雖然這是連天海也無法估計的怪物
但 yuki 卻沒有懼怕,她更高興天海把這一切告訴了她
雖是一條畸嶇的道路,但沒什麼比找到方法更讓她高興了
她盡力的能夠保護所有的話――
不管是如何細小的可能性也好,對她來說也是個希望

聽到她這番話的天海卻――


Photobucket



「那…
請跟隨著那希望之道
到達你的世界去吧」


天海請她回到現代去
親自確認那裡存在著什麼

「現在的話…
不、因為是現在的你才能確認到吧」


正當 yuki 想要再確認更多有關燭龍的事時
眼前的境地卻開始搖曳

「…看來是時限了、神子。
我能告訴你的就只有…這樣了…」


「等一下、天海!
還有一件事請你告訴我…!
要是打倒了燭龍的話,我能拯救到天海你嗎?
這回、真正的能夠――
能夠保護你麼?」

「打倒了燭龍的話,
所有人和事都會回到他們應在的地方
那天海也能從人世的束縛中解放,回到時空的狹間去…
那樣不行嗎?不是統治著融合的世界、而是回到自身應在的地方去――」


聽到她的話後的天海,卻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Photobucket


「要是那是你的願望的話
我已沒有拒絕的打算」


(…不行這裡看得我一整個好哀傷)

「請順從著你內心的指引前進吧」

「…………為什麼」

「我…是知道的
天海你其實―
並不想回到時空的狹間」

「因為,你雖然在微笑著
卻看起來是如此孤寂
在我看來就只是放棄了一切那樣…!」

「愛憐的人兒…
沒錯呢。
過去的我―存活在你記憶中、另一個時空的我的話…
會借助著這回的助力、達成自己的目的吧」


「但是」





「都是因為得知道你的溫暖的源故
觸摸著震抖著的你的雙唇…
是被那份柔軟打動了…」


(XSK有種在寫小黃書的感覺是怎樣)

「那時候,我……
聽到了你那不成聲的聲音
那個即使是現在,還是貫穿了你身體
悲痛的吶喊」


yuki 生命的光輝現在是如此美麗卻又微弱
虛幻地閃爍著的光明
但即使要耗竭那份光明、也要拯救一切的願望
對天海來說,那心靈是比任何東西也要耀眼…讓他痛心

「…能觸摸你嗎?」



yuki 並沒有拒絕
在天海走近後,撫上她的臉

「神子…你為何而哭?」


「因為…我也聽到了,天海那不成聲的聲音――
因為能夠碰到你,才能傳遞到」


「…那聲音,在訴說著什麼?」

「很痛苦…」

「我正感覺到很痛苦嗎?
要是是你的話,會怎樣做呢?」


「比如怎樣做才會消除那份痛楚…
告訴我怎樣才能讓你不受到傷害…這樣」


「愛憐的人兒…
為著這身為神的我、擔心著、憐憫著
只是身為人的你」

「祈願著那寄予於你那份溫柔的光輝將永遠不會消逝」


「啊…等等、天海
會再次……」


「……永別了」

從夢中醒來的 yuki 心中卻充滿著惆悵

「……『等等、天海』」
「『再會』――」
「――『請不要走』」
「『請待在我身邊』」


其實看到這裡我也很惆帳
我真的覺得這段很痛
不管是 yuki 還是天海的心情我也很明白
但同時兩人的立場跟願望也很明白
那份心情和立場的對立,竟比將望來得要糾結是我意想之外
一般來說都是將望較糾結吧相愛相殺什麼的
可是跟將望不同的是,這兩人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準確點來說,一個是神一個是人 XSK
當一切「回歸到他們應在的地方」時,就是兩人分別的時候
永遠也不可能再遇到對方
不可能有愉快大團圓的結局等待著他們
因為這個原因,我才倍感心痛吧

可是為什麼當年白龍我卻沒想過這問題呢?
絕對是因為他常常在身邊所以才不覺得他有一天會不在什麼的人的習慣真可怕




接著是我覺得風花記中最好的一個情節
第五章,又把黑麒麟敺了一回後、最終戰前――

yuki 一如以往在水池旁思考著
過了明天,打敗了燭龍後,就能守護到這一切
兩個世界、瞬兄、祟弟……但這就是所有了嗎?

――不
還有天海………
在遙遠的時空的他方
賭上了自身而去保護自己的人
曾一度以為已救了他,現在卻還是被人世束縛著的神明

yuki 想起小栗提及天海近來漸漸疏遠了政事…
她知道,那是因為天海打算從這一切中抽身離去
當打敗了燭龍後,所有人事歸還後
天海也會以神的身份回歸狹間

在那沒有晝夜之分
沒有花草沒有水的地方…
恆久的黑暗中,隻身再次統領著一切


Photobucket


「…天海」

在江戶城的天海―聽到了 yuki 的呼喚
(這時候真的…設定是神真好啊不會不合理)


Photobucket

「神子…?
呼喚了我的名字嗎……」


可是,他已決定不會再跟她見面
每當相見,內心的越發渴求著肌膚相親的溫暖
感受著 yuki 的體溫、用他的手捉緊那柔軟的身體
不會再度讓她離去
猶如塵世中的人類一樣、渴求著她的一切

但不管怎樣深刻的交纏(別吐糟我的翻譯這句我想得快想死了)
這雙手卻無法到達她的內心
對於 yuki 來說,他做的事也只是恩情
以及,身為神子的仁慈和悲哀
她絕對不會能成為他的所有

在他沈思之時,將軍到來了

Photobucket


近來,因為聽從天海進言而引退的他
對於自身的將來非常的不安
沒有了權力、沒有了地位的他,究竟是什麼
在這個世界上又有何意義

「價值嗎…
這個就算詢問我,也是沒有意義。」


「為什麼?
直到現在,你在長久的時間裡教導著、領導著我不是嗎?
不管是怎樣的事情,也能夠給我正確的答案不是嗎?」

可是,天海卻這樣回答

「在這世間活著的所有人原來就毫無價值
但是在那之中…
貫徹著前進意志的人在未知之時,揭示了光明
就算是神明也會被其吸引,耀眼的光輝」

「…什麼?」

「明日,抱懷著光明的少女
要是能夠守護你們的存活著未來的話
在那以後,您也得以自己雙足前進」

「…而我,在那以後,將會永遠跟將軍告別
珍重了」


說完,便留下了將軍一人


Photobucket


「明日,抱懷著光明的少女
能夠守護著未來的話……
在那時候,我也得以神的身份
回報她的努力吧」

「神子……」

「愛憐的人兒……」


那猶如嘆息的細語……
傳到了 yuki 的耳邊

「天海…?」

「剛才…確實聽到了天海的聲音」
「那樣、溫柔的―――」
「―――孤寂的聲音」


這事件真的看得我萬份感概
記得本篇中的姬君如何取笑過志士們嗎?
記得他在本篇如何不屑過想要自己開拓命運的人們嗎?
但在這裡,在經歷了兩個時空的一切後
他明白了、他認同了他以前不認同的
過住他的願望實現了(能有實體、觸碰到神子)
可是那之中,就算能觸碰到對方,兩人的心靈之間的距離卻是這樣遙遠

這種的觀念,我、超、喜、歡。
通俗的說法:
世界最遙遙的距離不是你不在我的身邊,而是你不知道我愛你
比起「實質」上的交流,心靈不能交流的話更沒意義,不是嗎?

只是明明這裡兩人的心靈是相通卻……
這種微妙的虐心感是想怎樣啊?!
這不就是明明心靈相通,卻不知道那份情感就是「愛」嗎?
什麼這兩人能這樣錯過對方的情感啊?!


(別問我為什麼變成了中篇我也不知道原因謝謝!!)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