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月見双花~源氏神子篇。 第一章

「大人,這少女該怎麼處理。」

暗中,看不清臉的主僕二人透過木欄看著在牢房躺在乾草的少女。
月光從小小的窗戶中照耀在少女的臉上,兩人看到的是因病態而呈現蒼白的臉孔。

「聽說她已昏睡了兩天?」

「是的。她被我們送入牢房時已不大清醒,其後便昏睡到現在。而且也確定了,她是從山道走來的。」

「傳言中被封閉了的山道…嗎。」主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少女的臉孔上。

傳言中在50年前不知被什麼東西所封閉,走山道的人們都是一去不反。
人們都盛傳是山鬼把山道封閉的。

「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呢…」有著這張與故人相同的臉的女孩…真令人好奇又期待。

「大人?」

「把她帶回伽羅御所,請醫師回去替她治療。」

「是。」僕人立即命守衛開啟門鎖。

「從今以後,你便是我是女兒、平泉公主。」


++++++++++++++++++++++++++++++++++++++++++++++++++++++++++++++++++

世界上沒什麼事是沒有機會發生的
當你認為那些事是絕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時
現實就是剛剛的相反—

月見双花~源氏神子篇。
第一章

++++++++++++++++++++++++++++++++++++++++++++++++++++++++++++++++++

雪花輕盈的飛舞於大地上。
這年裡第一場的雪宣告了冬季的來臨。
這裡是,冬天的京。

「月見公主、月見公主!」

嵐山的一座宅中傳出了焦急的叫喚聲。

「呼~下冬了。」

坐在樹幹上的少女伸出了手,感受著雪花的散落。

「公主…公主!你不是要出門了嗎?還不準備的話就要遲到了啊―」

一名待女拿著油紙傘來到樹下,向著樹上的少女叫喚著。

「真是個愛操心的人呢…」

少女嘆道,輕盈的從樹上跳下來,說:「別擔心,我現在去準備。還有,請叫『樂小姐』吧。公主的話我會不習慣的。」

「不可以,公主。在這宅中只有將軍大人的千金柊子小姐才能以那名字相稱,我們都只是僕人而已。」

「…也擺,你們喜歡好了。」

++++++++++++++++++++++++++++++++++++++++++++++++++++

中午,內裡的庭院裡―

「沒想到今天的氣氛竟是這樣惡劣…」

一身整齊朝服的樂,與其他人不一相同的是原是穿褲子的狩衣則改成輕盈的裙裝。

「那也是沒辨法的事呀,樂。」

「重衡?!你今天也上朝了嗎?」

看到一頭短銀髮的優雅男子倚在欄柵上,樂立刻跑過去。

只見重衡淡笑道:「不,只剛剛進宮而已。」

「要是你在的話我就不用獨個兒在悶了。那個突如其來的源氏使者可是帶來了不少麻煩呀。」

「是嗎?我聽說你有很出色的表現哦,被兩邊追擊著還能逃過。平泉有著你這樣的公主真是幸福。」

「沒什麼…這都―」

「有著這樣的人我則會覺得很羞恥。」不滿的聲線忽然插入兩人的對話中,惟盛扶著欄柵,微微的喘著氣,向重衡抱怨:「你剛從福原回來就急著要進宮,難道就是來看這個丫頭嗎?真的是…還要讚賞這個毫無美感的丫頭。」

「你是剛從福原回來嗎?還不趕快回去給我休息―」

樂決定無視惟盛的抱怨與諷刺,不顧禮儀的推著重衡往朱雀門的方向走。

「今天晚上有宴會,我是特地來告知你的。」重衡回頭笑著對樂說。

幸好樂早已對他迷人的笑容有著免疫力,不像宮女們看到他笑容時做出失態的行為。

「嗯嗯,我明白了。待會兒我才過去,家中還有點事要處理。」

「你還沒認識兄長大人吧?記緊要來哦。」

「知盛的話我已認識呀。」

「兄長大人」一詞令樂一頭霧水,心想:「你哪裡還來兄長,不會是笨呆了吧。」臉上也不自覺地露出迷惑的表情。

看著越走越遠的兩人,還回不過氣來的惟盛也只能無奈的目送兩人的離開。

+++++++++++++++++++++++++++++++++++++++++++++++++++++++++++++++++

「你回來啦?」當樂踏進咱家的房間,就聽到久違了的聲音。

「柊子!你也回來了!旅程怎樣了?」樂熱情的給了流影一個大擁抱。

「一切也很好,可是……」

「嗯?怎樣了?」

「那些公子們的信,你又待我回來幫你回信嗎?」流影指著待女手上一疊疊的信。

「呀哈哈…你也知道我但在和歌這方面一點都不擅長,我不想毀了父親大人的形像呀。」樂一想到自己寫的和歌,也只能苦笑回答。

「真的不明白,為何漢詞卻會是你的專長。和歌也學不好,怎麼卻會漢詞?」流影嘆道。

「天賦的語言傾向,沒辦法改變的事。還有,我今天不回來吃飯了。」樂聳了聳肩膀,表示了她的無奈。

「又出門了?工作都完成了嗎?」免得一回要替樂善後,流影先要確定樂都把本份的干作都完成才讓她離開。因為樂有著嚴重不良好的記錄,經常的丟下沒完成的工作就出門去,雖然她都總在限期前完成。但久不久還是有一些要她善後的工作。

「你這回放心好了,除了那些只須寫得一式一樣的回信外,都沒別的事。」那些都是宴會的邀請書,全都是一律被流影及樂暗地列為拒絕來往的公子們的邀請。

「你要到六波羅的平家去?要知道對於你和他們的謠言已在宮中傳得―」

「謠言不過七十五天。由得那些人吧,我跟他們真的沒什麼,只朋友而已…」樂停了一會,說:「是很要好的朋友。」

「唉…你的事我不會管,可是別再讓秀衡大人擔心了。」

「你回來時,父親大人……有說什麼嗎?」

「適可宜止,大人說你是明白事理的人。」

「是…嗎…有時候,真的希望我是個普通的公主…」樂停下了束頭髮的動作,憂傷的閉上眼睛。
「但是,如果你是個普通的公主的話,你就不會來到京,更加不會有機會認識他們。」流影接過樂的髮飾,邊幫樂整理頭髮邊說道:「你也知道,你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接著會發生的事你應該比任何人也清楚,雖然你都沒告訴我。但是你說過,你要為了奧州的人民做點事,不能只躲在御所裡當個無能的公主。」

「將來發生的事啊……不知道的比知道好,知道的話可不是有趣的事哦。能做到的是盡量的避免,要發生的事就像滾下山的滾石一樣是阻止不了。」

「……」流影沒回答什麼,只是拍了拍樂的肩膀。

「…謝謝。」


束好頭髮後,流影跟著樂走到家門

「早點回來哦,樂。」流影遞給樂一件的外衣。

樂點了點頭,穿上了流影遞給她的外衣,便騎著馬離開。

「嗯,那接著的是……咦?」當柊子正要走回屋內時,聽到了一陣陣的馬蹄聲,慢慢的,從另一方路的盡頭傳來。隨著馬蹄聲越走越近,本是一團團的影也能看到是一輛輛馬車的正在前來。

「那是……!」

+++++++++++++++++++++++++++++++++++++++++++++++++++++++++++++++++

當樂到達平家的門前時,已看見有人在等候她。

「咦咦?我該不會是來遲了吧?」樂從馬背上一躍而下,讓人們把馬牽進馬廄去。

「哼、你會讓自己遲到嗎?」

一如既往的懶慵口吻、不修飾的令詞,卻讓樂笑得更為燦爛。

「讓你特地來迎接我實在太感動了,這種口吻還真是令人懷念啊。」

身著樂異常燦爛的笑容,與接近一蹦一跳步伐、知盛挑了眉。

「今晚的宴會會很有趣嗎?」

「嗯。我對你的『兄長』尤其感興趣。他是個怎樣的人呢?」

「誰知道。」

「那可是你的哥哥吧,這種敷衍的態度是不可以哦。」

「他是個怎樣的人可不是由我決定吧。」

「回答真是巧妙,這就是我喜歡跟你說話的其中一個原因呢~」

率真坦誠的話,樂從來也毫不掩飾她對平家人的喜愛。

「…奇怪的人…」

「噗,那我就把這讚賞收下了囉。」

「隨你喜歡。」

「嗯……呀啦、那是……?」在走廊的另一端,一抹紫色的衣袖一閃而過。

「知盛,你可以先去嗎?等一下我就會過來」
「哦?」

「你先去便是了。」但只見知盛動也不動,一副「出現了的有趣的事」的樣子,完全沒有要先走的意思。

「唉,算了罷,你想來來就跟來吧。」


+++++++++++++++++++++++++++++++++++++++++++++++++++++++++++++++++

「等一等,惟盛殿。喂!」樂發現惟盛根本沒有停本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反倒九有越走越快的傾向時,便一把抓著他的衣擺。

「你打算不出屆?難得大家也到來了,你兄長也―」

「那傢伙才不是我兄長!」

看見惟盛怒氣沖沖的臉,也讓樂愣了愣。

「他與他哥哥的關系不好嗎?呃、不對。聽說他們的關系是很要好的啊……現在不是想這種真你時候。糟糕!」

惟盛趁著抓著衣擺的力度減少了時,甩開了樂的手,急步離開。

「不行!」眼看惟盛快要逃掉,樂撲上前,死命的抱著他的手臂。

「你…你!」面對著這樣的樂,也知道該生氣還是無奈。

「一起去嘛。」很堅持的聲線。

「你…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女孩該有的儀態呀?」

「一起去。」完全沒有理會想要扯話題的惟盛,仍然是很堅決的重複著。

「惟盛殿,就一起出席吧。」臉上帶著和逸笑容的青年從走廊走過來。

「經正殿!」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但語氣卻是差天共地。

「謝謝!」樂搶先向經正道謝,不讓惟盛有反駁的機會。

「那我們一起走吧,大家也要等得不耐煩了。」

「嗯!」只見樂左手拉著惟盛,右手挽著經正,這幅奇異的光景維持到他們走到庭園。

****************************************

「果然是樂最有辦法呢。」重衡笑著的看著他們三人,想必在「現場」看一定很熱鬧吧。

「還是老樣子的皮方法。」樂露出了一個挑皮的笑容,當目光轉到重衡身旁的男子時,眼中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難道這就是…?」

「我們的兄長,平重盛。」

「不要再這樣稱呼我了,重衡。」男子微微縐起眉,說:「會令人誤會的。」

「正式上要這樣介紹啊,不過這點的執著倒和樂有點像的,她也討厭被人稱作月見姬。」

「嘛~重新自我介紹不就好了嗎?初次見面、我叫藤原月見,平泉的公主,」樂乖乖的行了禮,說:「不過請叫我『樂』吧。請多多指教。」

「誒,你就是他們所說的公主殿下嗎…果然和想象中相差很遠呢。我是有川將臣,也多多指教囉。」爽朗的笑容和口吻也令人很難不喜歡。

「哈哈,是嗎?希望不會給你留下壞印象就好了。」

「你怎麼會討厭自己的名字啊?月見還滿不錯哦。」

「其實我跟你一樣。所以我不是討厭那名字,而是不習慣而已。」

「你…!這種事能隨便跟別人說嗎?!」第一次見面就跟別人說這麼私人的事,樂這女孩未必太不小心了。

「反正這裡的大家都知道,」站累了的樂隨意的坐到圍欄上,更從走過的待女手上拿走了一瓶酒和兩只酒杯,一點也沒有所謂的儀態:「要喝嗎?」

「不了。」

「在這裡喝沒問題哦,難得大家一起。」不理會將臣的拒絕,樂把兩只酒杯也添滿,自己拿起了一只,說:「十六夜的月亮果然是最漂亮的。」

「啊,真的不錯。」

「怎麼一副擔心的樣子?一定會重遇哦。」

「?!」

「絕對會,所以請不用擔心~」

聽到她信心十足的話,將臣也輕笑了道:「是嗎?謝謝你。」

「兄長、打算獨佔我們的客人嗎?」低沈懶慵的聲音在兩人背後傳來。

「錯了,你沒看到是我不打算把他還你們嗎?」

「哦?很高興嗎?」

「嗯!」樂一蹦一跳的走向在坐在廊下的大家的方向,轉頭向兩人問道:「還不過去嗎?大家也在等了哦。」

「啊~知道了。」


待續

- 6 Comments

ユウエイ  

啊啊啊,終于看到了> <。剛開始就是平泉路線麽,莫非,還是小九和女王小時候???親文筆很美呀。PS古代日本說粵語呀XDDD。

2008/02/22 (Fri) 14:49 | EDIT | REPLY |   

ap  

(咳)
內容是怎樣先不說
說出來就不好玩了(巴

我都寫得快要倒了
我都不知道怎樣把古日語用白話文寫出來.....
看起來很彆扭||||

2008/02/22 (Fri) 15:58 | REPLY |   

ユウエイ  

柊子小姐哦……

2008/02/27 (Wed) 17:25 | EDIT | REPLY |   

ap  

那是亂改的名字XDDDDD
寫著寫著要寫個名字
沒有任何想法下就寫出來了XDDDDD

2008/02/28 (Thu) 07:54 | REPLY |   

某荔枝  

難道我找到了aplok親所說的同人?!?!?!
是嗎是嗎XD???

2008/08/02 (Sat) 12:05 | EDIT | REPLY |   

ap  

沒錯,你找對了XD

2008/08/03 (Sun) 09:40 | REPLY |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