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曹操 (中下。兗州潛入篇)

Photobucket


官網: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攻略: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攻略


相關感想:
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初感
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曹操 (上)
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曹操 (中上)
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曹操 (中)
十三支演義 ~偃月三国伝~ 曹操 (中下。第一次徐州攻防)



Photobucket



一直都是十三支的感想大家會不會開始厭了(爆笑)
沒辦法開始了我就不能坑掉丞相啊(望天)
(被你坑了的一埋角色默默看著你)

嘛,希望進度是 五六 七八 九…這樣吧…
可以的話能把五六七 八九合一起……這當然只是個妄想
嗯,不廢話了


Ready… Start!!!




就如丞相所說,貓族的人們一直妄想著能逃過這個時間歷史的洪流是不可能的
當他們回到家園時卻看到村落不知被誰燒毀,只剩下一片頽垣敗瓦,慘不忍睹。
雖然最後知道留下的村民沒什麼大礙,但這裡也住不下去。
因為只要有第一次人們來破壞,也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正當他們煩惱的時候,雲哥哥奉著公孫生先的命令前來
看到這種情況決定邀請他們移居到幽州首府那邊去
可是因貓族長期不信任人類,對於這提議也抱有懷疑的態度
最後是備備聽說所有人能一起去,就說著要去
大家都拗不過他,就只好前去找公孫先生

公孫先生看到他們後也十分歡迎他們
要給他們在城郊給他們準備一個住處,那邊有水源又有野果
他們不但能自給自足,也很近城鎮
大家自然有點受寵若驚,向公孫先生好好的道謝
但此時,公孫先生的弟弟來到


Photobucket


看到了貓族的人還聽說他哥要分他們領地就很不滿

「如此幫十三支說好話
果然大哥還是記掛著那妖女吧――
那個欺騙了大哥、卑賤的女人……」

「閉嘴,公孫越!
再出言不遜的話即使你是我兄弟也不能饒恕!」


公孫越也是個聰明人,他立刻道歉並轉換了話題
既然不能夠趕他們走就好好利用他們吧!

「如果他們是以兵士的身份來投靠我們幽州的話我倒是很歡迎的。」

公孫先生聽出了弟弟的暗示就很反對這個做法
在旁聽著的關姐不想公孫先生為難,就自告奮勇的說去當間諜
這正中公孫越下懷,立即使一招順水推舟就讓眾人無法阻止派關姐當間諜的決定了
袁術那邊他們已派了間諜,餘下的就是剛攻下兗州、曹操的那邊……

丞相!!關姐要來自投羅網了 Photobucket

作為間諜新手的關姐,到了兗州找情報的對像就是民眾了
在住民聊著的期間,她打聽到丞相那時負傷不輕,到現在還沒好
但是他不但幫他們趕走了黃巾賊,還帶給了他們安穩的生活
他們都想好好答謝他,便趕著去挖冬蟲夏草給他療傷……

冬蟲夏草?!
你確定真的是冬蟲夏草?!
Photobucket

讓我們再來看看地圖:


Photobucket

兗州範圍大致是今天山東省西南部及河南省東部。


Photobucket



冬虫夏草主产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流域的上游。
东至四川省的凉山,西至西藏的普兰县
北起甘肃省的岷山,南至喜马拉雅山和云南省的龙雪山。

(感謝百度百科提供)

即是說,那些人最近頂多是去四川挖其他都是塞外了啊!!!
而且以古代跑過幾個郡也最快要一個月的時間吧??你說買我還好。
海拔3500-5000自己去挖這也太不科學!!!
你說靈芝我還信啊!!
靈芝最早的紀錄真的是在東漢啊是張衡記錄的啊!!!

好吧你們喜歡挖就挖吧我不管你們了跌死是你們的事了Photobucket(別)

追加,敏大大的中藥教室(喂):
我還是推薦清左毒,之後用人參
沒理由用鹿茸,我怕他食完之後歸西




四處打探的關姐實在是太張揚,很快就被丞相的部下們發現了
在拉扯中還扯下了她變裝用的頭巾,看到她是貓族更加不能讓她跑掉
直接被押到丞相那裡去了

被押到丞相那裡可糟糕了…怎說上回人家情熱告白(喂)最後卻沒給回覆就落跑了
其實我倒是很好奇,夏侯兄弟有沒有被迫承受丞相的北極冰雪吹襲(喂喂)
怎說他們可是放跑關姐的罪魁禍首嘛
話說回來,上回他應該是神志不清時才會這樣吧
理應他不記得才對,不然關姐(我)要怎樣面對他??
會超不好意思的啦!!!

「倒是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跟你相遇啊。」
丞想挑眉看著被押進來的關姐。

跟她所想一樣,果然是被押去見丞相。

「我們是由在追擊董卓失敗以後分別吧。
雖然說是分別,事實上是我昏迷過去而已……」


聽到這裡我開始覺得不妙…他不會真的記得吧……

「傷勢…
那時受的傷康復了嗎?

說起那件事關就自不然問起他的傷勢如何。
可是丞相才不領情

「……還不到要你擔心的程度。
你才在是在我的國裡做什麼?
好像在四處打聽什麼是吧?」


「………」
雖然關姐內心很焦慮,卻完全想不到一個借口來掩飾。

不說謊的話丞相就會加好感了哦wwww
果然我太了解他了(快住口)

「唉…你就是順口的亂掰個借口也做不到嗎?」
丞相微微地嘆了口氣,很了解但又無奈的問道。

「這可是我在懷疑你的情況啊」

聽到丞相這樣直白地說明,關姐好不容易才慌張地擠了幾個字出來:
「啊…呃…其實……」

看好她慌張的表情,丞相才放過她似的幫她接了下去:
「聽說你們十三支都移居到幽州去了吧?」

「你是怎知道的?!」
關姐反射性地問道。

「我在各國也有安置間諜。
這種情報很簡單就能知道。」


(間諜…跟我一樣呢。
所有國家都在互想刺探嗎…)


「你當了幽州的間諜吧?」
這不是一句問句,而是確定的句子。

「……?!
這…這個嘛……」

她驚詫的表情完全證明了他的推測。

「噗,果然你並不擅長說謊呢。」

「啊…」

聽完他說才知道自己被作弄了。

「提供居住的條件是要讓你們去當間諜嗎?」

「公孫贊大人才沒這樣說過。
這是我義務的。」


聽完後卻讓丞相非常不滿
「什麼……?明明拒絕了我的邀請
卻自願去當公孫贊的間諜……」


等等,你說「拒絕了我的邀請」??
…………他真的記得的啊!!
快去給我一個洞讓我躲起來!!
丟臉丟到姥姥家了啊啊啊!!! Photobucket


「邀請………?」
關姐也跟我一樣,由不得想起那時的情況―――(你倒轉了吧)


Photobucket

「關羽啊…我想要你…!!
捨棄了自尊心…和羞恥心…
向你請求……!!
到我的麾下來吧!!」


(回想完畢)

「……卧糟(別)

「哼、算了。」
像小孩拿不到糖吃的不滿語氣繼續說道:
「但難得你要當的間諜被我抓到也毫無意義
雖然是可惜但你的任務失敗了。」


(這也對呢…
怎算……這任務失敗的話,公孫越就要怪責我了…
這樣的話貓族的大家也不能再在幽州住下去…)


就在這時候,一名士兵進來通報說曹嵩,也就是丞相的老爸要來了
聽到他要來的丞相不但沒表現高興,反倒還苦惱起來

「曹操大人,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什麼事。
爹到了的話就帶他到裡房去吧。」


關姐看著丞相覺得他神色不對,以為他傷勢還沒好
還想著要不去扶扶他因為總覺得他快倒下了(噗)
但丞想看著關姐,心中形成了個小小計謀

「……跟我來吧」

「…咦?」

「嘿嘿,如果你乖乖聽從我的指示的話
我可以不追究你當間諜的事。」


「究竟是怎回事?」

「很簡單的事。
你只要乖乖的去打個招呼就行了。」


接著就是兩父子奇妙趣見面情況
老爸只把他當作能利用的事物來看
而丞相也不屑他的父親
從這裡能看出丞相那別扭的性格是怎養出來
到最後時,丞相說要給他爸看看一個人

「進來吧,關羽。」

「失禮了,我是關羽――」


但看到關姐的老爸卻震驚地退後了一步

「竟然是十三支?!想讓我看看這丫頭?
曹操……!!
你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你果然…!!」


果然?有梗哦?

丞相一臉得意地看著老爸的表情,慢慢的笑道:
「怎麼了啊、爹?
這人是先前討伐董卓的時候、手刃了華雄的十三支兵啊。」


聽到他的解釋,老爸也由驚慌轉成意外的表情
「什麼?!手刃了那個華雄?!」

丞相繼續興致勃勃的介紹他的新玩具:
「沒錯,還不止是這樣。
她還有著能跟那個呂布對峙的能力。」


「什麼!」

「這超優秀的士兵一直都想讓爹過目一次呢。」

「哦、哦――原來如此
作為士兵讓我過目嗎」

「怎麼了啊,爹?
難不成你以為我是以妻子的身份
把她介紹給你嗎??」

一副明知故問的欠揍語氣。

「…妻子?!」

「你、你在說什麼!
我根本不可能這樣想吧!」

老爸也只能用憤怒來掩飾自己的失態。

老爸也立即轉話題跟關姐說要為了曹家好好發揮她的力量
跟著就落荒而逃了。

待老爸真的離開後,丞相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hotobucket


表情就像是個惡作劇得呈的小孩一樣
指著老爸離去的方向大笑著說:
「你看到了嗎??那人一臉狼狽的樣子??!!」

「呃…我看到了…」

關姐對著他孩子氣的舉動深感不解。

「噗、多得你我才能看到那男人滑稽的表情。」

「那男人…不要這樣子稱呼自己的父親啦」

關姐對他的說法感到縐眉。

「父親嗎…哼,的確呢。
我身上流著那家伙的血可是一件可惜的真實。」


「你怎麼會用這種語氣啊?」

「這是跟你無關的事。
還是你對我有興趣了?


對,我有。你怎知道的?Photobucket
(挑丞相下巴)

可惜關姐卻表示沒有(喂)
雖然只是有點在意啦(爆)

「……嘿嘿
如同我期待一樣做了呢。」


「嗯?
我什麼都沒做過啊?
只是單純的打個招呼而已」

關姐堅決拒絕一起當共犯。

「看到了那男人狼狽的醜態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如同所承諾的,我不會追究你當間諜一事。」


「咦?」

「想繼續做的話就請便吧。
單憑你能知道的事也不會能讓我感到困擾。」


丞相你這個混蛋,別看少人了!!

「那就住在這房子如何?
哈哈,在我身邊的話能夠知道最多有關這國家的機密情報啊。」

丞相不懷好意地「請」關姐住下來

「啊??什麼?!
你在說什麼啦?」


「能夠這樣回到幽州去嗎?」
丞相一針見血截破了她的處境。

「這、這個嘛…
的確,這任務失敗的話,我們就會……」

「哼,果然如我所料。
反正就是聽從了公孫越的教唆,你才會接受間諜一職吧。」


丞相你也知太多了Photobucket

「………」
沒否認的沈默就是承認

「繼續以間諜的身份留在這裡。
明白了嗎?」


對於丞相完全放任的態度關姐覺得更不好意思(我明白的)
要是把因此而得知的事告知幽州那邊,也屬實違背良心

「噗,別在意這個繼續你的任務吧。
我不覺得你能進行什麼有用的間諜活動。
雖然不認為你能做到哪個程度,但要說的話還是待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會較安心。
還有,我還沒放棄要你當我的將領啊。」
(爆)

就是這樣,關姐又是被吃得死死的留下來了
丞相你也實在太厲害…三言兩語就迫出了個事實出來 XSK

晚上在房子裡也遇上了兄弟二人
正當淵弟想抓關姐去問話時丞相就幫關姐掩飾過去
還跟他們說不要求好好相處但就別惹事 XSK
兄弟哭哭wwwww


過了一些日子,有天關姐出門回來時
看到一群民群堵住了宅門,守衛的士兵們斥喝著要他們回去
關姐上前了解這是什麼狀況,原來那些人採完冬草回來了(……)
關姐就說她會幫他們轉遞的,士兵們雖然不願意但因為關姐身份特殊也沒辦法
回去後關姐就衝到丞相的房間去,要給他看看那些草藥,但――――


Photobucket


「哇!!!」
關姐要長眼針了(不對)

「怎麼了?真是個吵鬧的家伙。」
只見只穿著單衣的丞相不耐煩的看著冒失地衝進來的關姐

「這、這是什麼打扮啦!!」
關紅漲紅了臉結巴地說。

「突然衝進來的的人還好意思說啊。
我可還是在療養中啊。」

纏繞在胸前的紗布提示著關姐他還是個病人的事實。

經他提醒關姐想起她聽到他還是重傷中的傳言

「呵,那是拜間諜行動所賜而知道的東西?
可是啊,世間的謠傳往往是要比事實的誇張。」


怎麼我覺得丞相線實在有太多年度中肯的發言?Photobucket

「咦?那其實不是這樣差囉情況?
這就好了。
這國家的住民大家都很擔心你啊。
你看,這都是大家特地為你去採的。」


「為了我?這是冬蟲夏草吧。
採到了這麼多可真的是很困難的吧……」

(丞相一定是搞錯了嘿怎可能是冬草來的呢)

「快用這些來做藥膳來吃吧。
難得採集了這麼多,能快點痊愈就好了。」


「等等、你要做嗎?
怎麼說…我沒想過你會下廚……」
(爆)

關姐生氣地表示她會下廚
基本上家中可說是家事全包,就只是縫紉不行而已
她還是想丞相快點好,要不是當時沒好好給他治療又要他擋兵的話,他不會傷得這樣重
最後她還提出在這段時間要照料受傷的丞相,作為答謝

「你來照顧我…?
答謝的話我倒想是你現在立即入軍隊去。」

丞相打趣地說。

「這、這個嘛…
受了傷身手會變遲鈍了的話,跟你一起練劍好了!」


「噗,算了。隨你喜歡吧。
的確在我身邊間諜活動會過得有意義一點呢。」


其實聽著這句還是有點傷感的
丞相你真的是啊……(嘆氣搖頭)

以上是第一件桃園事件
因為這個對劇情進度有講解所以一定要寫……
第二件桃園事件跟關姐的報告事件,丞相還是一如以住的萌 Photobucket

關姐煩惱怎寫的時候,丞相一眼就看出她在煩惱什麼,並說:
「在煩惱怎樣寫你的報告嗎?
以前都說過了吧?不用介懷直接寫。」


我真的好喜歡丞相那一眼就知道別人想什麼的直覺 Photobucket

「即使你這樣說啊…」
關姐只是興趣缺缺的翻著自己的報告,嘆著氣地說。

「事實上你有沒有好好的收集情報啊?
以我所知你一直都是待在房子裡吧。」

丞相用著很耐心的語氣問道。
我被萌倒了(丟枕頭)

被丞相這樣問雖然還是件很微妙的事,但關姐還是老實回答:
「大概吧。報告書都寫好了。」

「呵?你的間諜報告書嗎?
給我,讓我看看。」

說著就把關姐手中的報告書拿走了。

「啊啊!別拿啦!」

「………
………………
……………………這是什麼來的?」

默默地翻閱著的丞相,只見他的眉頭打上了幾個結
最後由不得提出了疑問。

「啊?
就如你所見這樣啊…」


「傷勢的情況到那天的心情……
你每天都在觀察我嗎…?
今天的評論是在搞什麼啊?!」

丞相暴燥地問著,沒差點要把這報告書給摔了。

「因為啊!我最常調查的、最接近的就是曹操你啊!」

聽完,丞相深深的吸了口氣,慢慢說道:
「……在我國的間諜報告是我傷勢的治療進度這樣啊…
要給幽州的人看這個啊……
嘛,算了。說隨你喜歡怎做的是我。
快點把這報告送過去好完成自己的職責吧。」


我覺得丞相有點始同情公孫越了 XSK

「曹操…!!
謝謝你!!」


關姐歡喜地接回過報告書。


過了好些日子丞相的傷也快痊愈
丞相卻抱怨因為有關姐的照料,身體和直覺都要變遲鈍了
噢…這個啊…當有人能依賴時真的會是這樣的…
當你一個人的時候習慣了孤獨,但有人跟你一起時很多事就會忘記了 XSK
越想越覺得丞相就是萌啊(別)

關姐回他說平常都在工作的話,受傷時也應好好休息

「呵,這是短暫的休憩吧。
時機來到時又會是再次戰鬥的日子。
而且那將會是不久的將來的事。」


「……又要戰鬥了嗎?」

「我的霸道進行了一半也沒有。
要說的話制霸中原之戰現在才開始。」

「明明不用呈強戰鬥也死行的嘛……」

「……這是什麼意思?」

關姐實在不懂丞相究竟想做什麼
對她來說,兗州已經夠好了,為什麼還要去攻城掠地呢?

「比起這些啊曹操,你沒吃早飯吧?!
不好好的吃是不行的啦!」


「噗,比起這個…
我早飯比起制霸中原更重要嗎?」


關姐繼續說教說病人當然要好好養病,不能不好好吃飯
丞相表示他也不是故意,只是忘了要吃
最後關姐嘮嘮叨叨地唸他,要管他的三餐
丞相也只好由著她了 Photobucket
這究竟是什麼老夫老妻的互動啦拜托!!!! Photobucket


在半年的限期快到時,丞相派到長安的間諜送來了消息
呂姐殺了董卓!!
但在那以後,呂姐卻帶同幾個部下出走長安去了
亂世只會更加混亂

丞相表示在這時候正是他們再次出擊的時候
兄弟當然熱烈地說他們一定跟隨
丞想在心中也偷偷下定要去除阻礙他霸道的最大障礙
那究竟是什麼呢??

晚上,關姐在水池旁思考著要快點回去幽州時,遇上了丞相
丞相是再次來請她入伍的,可是不想被利用作戰爭道具的關姐再次拒絕了他
可是丞相卻不明白為什麼

「為什麼。都這樣說了你還不明白?
我是如此想得到你。」


能把這句話完全沒色氣感說出來的真的只有丞相你了

「要是有你這樣的將領在我這裡的話,
我的願望一定能達成的啊。
你對我而言是必須的。」


……我忍不住唱起了蒼天~~~~

「關羽啊、別拒絕我。」
丞相軟硬兼施的語氣實在讓人(我)動容。

丞相啊我不想的啊但這是劇情需要、ok???

「…我還是不會去的」

「為什麼?!」
最後忍不住震怒了的丞相抓住關姐的雙臂

可是,老爸的到來打斷了兩人wwwww
聽到老爸來了丞相當然不爽
關姐也趁亂逃掉了

這讓在命運的十字路後上的兩人
錯過了最好的選擇而朝著悲劇前進―――

老爸原來是聽說董卓被殺後趕過來叫兒了快出擊別吃虧
兒子也說我也正在說要出擊,難得你來到了就來討論一下以後的事吧
那是個美麗的偃月(上弦月)之夜,老爸滿心歡迎的答應並一起邊品酒邊賞月
兩人回想著過去的事,老爸說沒拋棄並把他養得這樣大
還有如此的成就,可真的是他的驕傲。
但沒想到兒子卻提出要他引退,手中的美酒立時變成了苦膽……

過去的丞相曾想過向老爸復仇,但現在卻只覺得他礙眼
對他來說跟這人的血親關系只是一顆絆腳石
他提出讓老爸風光引退,條件是他不能在出現在他面前

「嘿、我竟然也會有這種念頭呢。
……稍稍被她天真的想法涂毒了嗎…」


可是老爸又怎會這樣容易放棄?

「混帳!
小心你那語氣,別忘了我對你的養育之恩!
說到底也只是卑賤的女人所生的小鬼嗎!」

這可是踩到丞相的雷點了
但老爸仍不放過他繼續罵道

「這樣的話在世上你可是孤獨一人了
因為世上根本沒有跟你一樣的人!!
你只是個豬狗不如的存在!!」


「閉嘴……」

「不被誰所需要
不被誰所愛
跟你的母親一樣!
直到死你也會是寡然一人!!」


「閉嘴!!」
憤怒的嘶吼、一閃的劍影
在丞相―面前慘叫倒下的老爸

「露出…了本…性呢……
即使你…如何隱藏…還是…藏不…住…
你的…本性…」

老爸艱難地擠出了斷斷續續的遺言

「不管…你掌握了…多少…士兵…
不管你…得到…了…多少…王國…
直到…死時你…也…會是…寡然一人…
如同…那偃月…一樣…寥寥…登上…孤峰之上…」

最後吐了口老血,斷氣了(別)

看著這結果的丞相開始壞掉了


Photobucket


「嘿嘿…呵呵呵…
結局是這樣啊。究根究底還是沾染著鮮血的道路。
風光引退,也只不過是天真的想法…」

看著自己手上的血,唇角揚起了一抹歪斜的笑容

「對啊…太天真了…
我最近究竟是怎麼了啊。
排除妨礙者、擊潰刀劍相向的敵人、不擇手段到至今,
今後也應是這樣,不是這樣可不行。」


即使想起那轉身而去的倩影,也無法改變――

「拒絕我的人……我也不需要。」


其實我看到弒父時實在無限的驚恐
等等你幹嘛又弒父啦我怎麼又要看你弒父啦?!(別這樣)
這是什麼狀況一定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吧?!
泰衡弒了丞相弒了…
oh my god你兩人是在搞什麼?!

另方面其實我看著時很心痛,劇情真的安排得很好
丞相他其實沒有自己像想中是個冷漠冷血的人
不喜歡跟人接觸,卻又比誰更渴望跟誰有所關聯
在跟關姐相處久了,慢慢開始能用別的方法去跟別人相處時
卻又遇上這個總是毀他三觀的心理陰影(喂)

為什麼要去在乎呢?明明只會讓自己更痛苦
為什麼要去看呢?明明知道那是改變不了的事
為什麼要聽呢?明知那只會是難堪的話

自身的痛苦,無從發泄,
只能在內心嘶喊,無人能聽到
予盾解決不了,默默的背負著
唯一想要的卻抓不住,如同細砂在指縫間流去
得不到就不如破壞他吧,這樣誰都不能擁有了
愛恨交織、糾纏著的想法,仍然無人知曉,無人能分享

咦?我是在玩十三支吧?什麼時候連遙五天海線都混進來了
好可怕報夢的情況實現了

好了,說了一堆無關痛癢的話我們回劇情

另一天早上關姐決定要走便回來跟丞相道別
可是他卻一改態度,甚至比一開始認識他的時候更為冷漠
沒有挽留她也沒特別說什麼
只是告訴她:他下個目標就是徐州!


…對不起我不想的但七千多字我開始無法編緝我要分篇了
Photobucket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