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X2 雜圖01 男人的話必須是老西(。)

 photo wallpaper02_1280_1024_zps7ea9d849.jpg


官網: Tales Of Xillia2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
攻略: テイルズオブエクシリア2 攻略の缶詰


好啦,其實我截了很多圖,不過大標題還是想用這個
認真地說,換裝很有趣但最好看最帥都是西服,也就是標題的老西
像紅王,雖說本篇的兩套也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你們懂的)
換上了西服真的是好看多了,更別說爺爺就是一整個紳士
阿魯也是西服最帥廚師服真的不行

TOX2真的再次喚醒了我的西服魂啊!!  photo 58ac75761263dbf38824b8cb6672988e_w48_h46.gif


 photo cap31copy_zps0ee762e9.jpg
 photo cap30copy_zps4305385f.jpg
 photo cap41_zps9bf4daf0.jpg
 photo cap48_zps7c4930a9.jpg
 photo cap52_zps48fa42ad.jpg



故事進度(還有劇情感想)以下內收



 photo cap37_zpsf01b774b.jpg
 photo cap38_zps6585cfac.jpg


玩完了第十五章的兄弟之戰
第一次為了獎盃先手刃了同伴

其實看著那段,就像是把分史阿魯手刃同伴的事提早了兩年演繹在眼前
只是兩年後妙姐、紅王跟 Milla 也不在而已
就算是在屏幕外看著的我,也不禁感到稀噓
特別是因為這是一場很慘烈的戰鬥
不但拿了哥哥的懷錶來加強力量、而且在動手的過程中阿魯也完全沒猶豫

如果是為了這個一直都在保護他、照顧他的哥哥的話——

他絕不猶豫

犧牲了世界又算什麼??
憑什麼得要他犧牲他唯一的兄長??

血塗れた兄弟——正如這結局的標題所說
這是染滿了同伴跟其他很多人鮮血的兄弟兩人所選擇的結局
即使餘下的時光而不多,也希望兩人最少,能過著真正安穩的生活


 photo cap35_zpsed01cdcb.jpg
 photo cap36_zps2892b998.jpg



接著當然是走正式路線
阻止了哥哥自殺的阿魯,得親自跟哥哥作出對決


 photo cap39_zps8cac7fb3.jpg


雖然時歪已嚴重侵蝕了哥哥的身體,但他為了逼出阿魯的真意而作出最後一次變身
就在阿魯的槍正要刺穿他的身體時,正如第一次穿越,阿魯去了一個分史世界

那是一個非常溫暖的世界
兩個世界的人能融洽地相處的世界

阿魯在車站直奔回家,而在路上,他遇上了很多人

車站的站長愉快地跟他打招呼說餐點要留他一份大大的
ビズリー站在了票口,因為時計停頓了而在煩惱著,雖然覺得阿魯臉熟卻沒認出他

會社大門前看到還活著的立頓跟Ivar 被想要立頓簽名包圍著
在十字路口上,編輯主任帶著Leia去取材,而這倒霉鬼正是ユルゲンスw
商店街中 Elle 在跟別的小孩聊天
姐妹在路的盡頭,妹妹在鼓勵被甩了的姐姐再次去告白

海巷旁的水手快活地說抓到了新鮮的魚要給阿魯
紅王跟爺爺則在另一旁,爺爺正在教紅王混市井之道
宿屋裡正是等著紅王跟爺爺兩人的首相

坐在公園中的Vinvin 則感歎著現世的和平
小公園中的其他人也愉快地跟阿魯打招呼
有說著阿魯的廚藝如何有名改天也要去嘗嘗
也有說著兄弟兩人是如果的要好

最後在阿魯走到家門時,正遇上另一個自己要從家裡出來
躲在一旁看的他,看到這個自己正如哥哥最初所願在車站飯堂當上了廚師
沒有需要破壞的世界、沒有需要殺死自己兄長命運的自己
跟兄長平凡地、安穩地活著的他
笑著跟兄長道別、承諾回來做番茄料理的他

那究竟是哥哥的願望?還是真正的一個分史世界?
一切都是如此理所當然、如此安穩的——
一個不管對誰來說,都可以說是「烏托邦」的世界

可是在那裡,エル並不在
而現在要進去的他,正是要破壞這個「完美」的世界的人

看著再次走進家門的弟弟,哥哥露出了一個釋懷的笑容
沒錯,他知道弟弟是來做什麼的,即使弟弟什麼都沒說

「沒太在意了。
順從一下弟弟任性的要求意外地不錯。」


阿魯腦海裡閃過了一段又一段跟兄長的回憶——
在夕陽的山嶺上孤寂的背影
一起在家中看電視、掰手腕
晚上一起在街上散步閒聊
十分疼愛ルル、跟ルル一起熟睡的臉孔
一直都在客廳中看著報紙等著他的、兄長的背影—
以及他回頭的微笑

直到兄長把一樣東西交到他手上,把他從回憶中回神過來——

那是兄長銀色的懷錶。
可是在蓋子上深烙的切口就就像宣告了這「夢」的的去向一樣

「這是你教會了我的事啊、
快走吧、ルドガー。
你有著想要保護的人吧?」


那人,正是不在這裡的エル。

「你要去創造屬於你的世界。」

此時,兄長再次哼起了家族中流傳著的「証之歌」

兄長的溫柔的歌聲之中
利用了兩個懷錶的力量,阿魯骸殼化並再次殺死身為時歪的兄長
銀色的懷錶掉著在兄長的鮮血之中
蓋子因掉落而打開,露出早已破裂的錶面

在這世界終焉之時,沒有其他的聲響
街外的吵鬧、阿魯痛苦的悲喊也融化在了兄長的歌聲……
還有秒針的聲音之中

漸漸停下來的秒針就如為這世界倒數一般
就在指針停頓之時,一切也完結了


===================================


……好吧,我最後認真了也詞窮了
我真的不知道應不應把這段都分到別篇去
這種標題配這段真的略微妙
不過我不管了(喂)
反正對TOX2真的有太多東西想說
但都要等通了才寫總篇不過還要考試(摔)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