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X2 人物感想 クルスニクの一族篇

 photo wallpaper02_1280_1024_zps7ea9d849.jpg


官網: Tales Of Xillia2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
攻略: テイルズオブエクシリア2 攻略の缶詰
日wiki: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
特別追加:【麻婆咖喱出品】《无尽传说2 公式资料设定集》Q&A部分翻译


實話實說X2人要說的話有15人得說(目死)
入隊的一行人,還加上幾位重要的配角…我覺得可能兩三小時也寫不完(快住口)
所以我不廢話了趕快入正題去!!!
分篇就分篇又不是第一次我決定要先寫一族的(喂)

ルドガー・ウィル・クルスニク(Ludger Will Kresnik)

阿魯真的是 TO 系列裡我最喜歡的男主角沒有之一
小少爺、跟阿濕他們兩人我也很喜歡

小少爺是人生中的錯折與成長
阿濕是堅持自己的信念,在大家也在「改變」時只有他「不變」

阿魯是各種杯具的混合體但又好帥好棒(別)
正如 Staff 所希望的,玩完後我對他的印像就是「一個超帥的好人」(別)
比起過去的男角們阿魯背負著的比誰都要多,他須面對的選擇也是比誰都要殘酷
如果他個性自私一點或許他的人生會輕鬆很多
但正因為他是個又溫柔又可靠的人,他所經歷的每一件事都讓我印像深刻:

「俺とエル」:他為了守護エル殺了身為 Elle 爸爸的自己
「血まみれの兄弟」:為了最重要的—哥哥不惜向同伴們刀劍雙向
「兄の願い、弟の意志」:作出了最痛苦的決定,手刃了兄長築起了靈魂之橋
「審判を超えし者」:比起「承諾」、「自我」有著更重要的事物,選擇了自我犧牲也要讓 Elle活著

我相信每一個選擇,每一個結局也沒有人能說阿魯做錯了
那一切都只是事物的排序不一樣而已

「他所選擇的正是對他來說的最重要的『世界』」 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エル・メル・マータ(Elle Mel Mata)

本作的女主角,一個很可愛的女生
開始時硬坑了阿魯成癡漢真的略雷,但越玩越覺得只是個有點寂寞的小女生
一個才八歲的小女生,父母又不在身邊,當然是會感到害怕與不安
但因為跟父親的「承諾」一定會努力忍耐
直到分史 Milla 跟父親的死,再到得知迦南之地的真相以後
明白到自己不是正史世界的人,還有時歪化對身體的侵蝕,對自身應否存在於正史裡抱有懷疑
同時,也不想再失去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人,自願跟社長離去換取阿魯不會被當「魂之橋」祭品的條件

就算是一般結局「フェイドリピーター」在阿魯作不出選擇時幫了他一把:
「你將來終會遇到正史的 Elle 」並選擇犧牲了自己讓阿魯活下去

「審判を超えし者」十年後承繼了兩位父親跟分史 Milla 意志的她
拿著金色的懷錶、口裡哼著「証之歌」,這次不再是破壞,而是為了創造新的世界而活著
阿魯在審判選擇讓她明白到,最重要的不是她是「正史」還是「分史」的人
エル就是エル,「現在」活著的她,就是大家曾在這世界的証明


ユリウス・ウィル・クルスニク (Julius Will Kresnik)

我真的超高興官方沒有用母親梗啊!!看著設定裡提及原設定是母親時就沒差點吐了一口老血(別)
現在的兄弟實在美太多了!
雖然故事裡沒清楚說明,但在哥哥的支線任務能大概地了解他們—家人的關系
社長是阿魯跟哥哥的親父,兩兄弟是同父義母的兄弟
而兩人的母親是兩姐妹,兩姐妹是現存クルスニク本家姓氏的後人
其她們的父親曾是社長家中的執事長,幫助哥哥保護阿魯而改了他的戶籍
但他們兩兄弟真正的關系哥哥不曾知道,這點讓我覺得好棒,更能顯示出哥哥有多麼的在乎弟弟。
當年哥哥只是因為錯手殺了阿魯的媽媽,同時也因發現了自己在骸殼能力上的極限感到苦惱,
他想要社長在乎他,也受到了族人的強烈期望,所以私心地把同樣有骸殼能力的阿魯領養回家
把阿魯的懷錶跟自己契約加強自己骸殼的力量,可惜就算借助了別的力量他的骸殼也沒能到達「完整」(Full)※註1 的級別

※註1
骸殼基本上分了好幾強度級別:
Quarter(25%)
Half (50%)
Three Quarter (75%)
Full (100%)
而這些強度都是予生俱來,要加強只能借助別骸殼者的能力)

因為骸殼無法到達 Full 級別,害怕被當成「魂之橋」的祭品而自暴自棄的哥哥
有天回家時看到等他回來的阿魯為了鼓勵他、煮晚餐而燙傷的手,他明白到自己的自私跟醜惡。

跟クルスニク家族與世界的命運沒有任何關系
他決定就只有阿魯他要守護到最後一刻


而故事中,哥哥也是貫徹著他這理念,不管什麼時候也守護著阿魯
連在最後也是為了成就阿魯的願望而當了「魂之橋」的祭品
對於他們兩兄弟來說雖然認知上他們不是親兄弟,但他們早將對方視作親兄弟
可是事實上他們又真的是親兄弟卻永遠不會知道……我覺得這種編排真的好棒 XD
雖然社長一直在說哥哥是在裝,可是我相信玩家們都知道哥哥真的不是在裝,他真的把弟弟是親人而不是道具


ビズリー・カルシ・バクー(Bisley Karcsy Bakur)

名符其實的エレンピオス的王(笑)超越了一般正邪之分的 Boss
社長他的定位跟紅王略像,但他比紅王更老練,背負的東西更多失去的更也多
社長自己的骸殼不止能達到 Full 的級別,也是現世(包含各分史世界)裡承繼了「ヴィクトル」之名,最強骸殼擁有者
加上他不用變身已能跟天海(大誤)赤手空拳對戰……其實社長也超帥氣的啦!
雖然只是我猜測,但社長的妻子也就是哥哥他媽,應是先代的クルスニクの鍵
因此搞不好在哥哥小時候應到過迦南之地,但在跟天海大戰時過身
所以社長這回對天海超 S 的好嗎 wwwwwww

最後看到他對審判的怨恨我也能明白…某種意義來說オリジン也真的充滿惡意…
不淨化靈魂這點沒問題,但幾代才一人會是クルスニクの鍵這個也太惡意(。)
以機會率來計算根本是跟要中彩票的機率一樣低嘛…

社長其實也是個好人也很愛妻子,不過時也命也
很多東西不是能夠簡單地解決,做人也必須有取捨
等同在血まみれの兄弟結局沒人會怪責阿魯一樣,沒有人會也沒人能怪社長的絕情
他自己也已失去得夠多了,不是嗎?



リドウ・ゼク・ルギエヴィート

…我不知道要怎說(住口)
開始時我對他真的超級無言以對,因為他的態度真的超討厭

當初他抓著 Elle 強迫阿魯簽負債書時說了句:「只要有心的話管你是小孩還是什麼還是能還錢的。」
那時我內心就在罵著:「死變態!」
你要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幹什麼來還錢  photo aaaaa.png
這是三觀有多不正才能說出這樣子的話來?
而且我也不喜歡用眨低他人的話語來顯示自己高人一等的態度
完全是自卑心很重的人才會做的事
再加上他是把分史 Milla 當成是祭品,間接殺了結她的人…
我真的對他沒什麼好感(。)

但除著故事的發展以及對真相的了解,我漸漸明白了他態度背後的原因
真的,別看平常他這樣子我敢打賭他自卑心一定超重(住口)

出身於クルスニク旁系的家族,小時候體弱,因為ジュード他爸發明的醫療黒匣後做移植手術而得救
但因為家裡負擔不起他龐大的手術費而導致父母離異※註2
只有六歲的他也因此進了黑道……六年後的機緣下他遇上了社長
找尋骸殼能力者的社長跟追求財富的 Redau 利害關系一致開始了合作

不過他跟哥哥一樣都發現了「魂之橋」背後的祕密,為了不會成為祭品到最後也在奮戰著
可是不知道這是不是天意,哥哥的失蹤、加上他的骸殼強度也足夠當「魂之橋」的祭品
他最後被社員們被拖走的一幕真的只能用震撼來形容…
明明他把分史 Milla 當成祭品一事,現在這可說是現世報,但我就是說不出來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討厭他只覺得他無限的不憫(別)
難不成是阿魯被委任當社長的那章節嗎?!
那章的 Redau 超乖的好嗎超多敬語的啦太萌了可惡

也搞不好是因為接著看完他的出身覺得他也真的很慘…
同樣在那年歲無助他只能靠著那種手段才能活下去…
長大了性格變得也超糟糕可見教育是很重要的

分史 Milla 一直對自己還「活著」這點抱有疑問,當她知道因為她的原故正史 Milla 不能回來時
那積極尋死的心態真的讓人把了一額冷汗
但跟分史 Milla 相反,他的故事的主題是要活下去,不管利用任何手段也要活下去………
我發現無法去討厭這個人啊。

明明他有成就有事業有粉絲現在大概也不缺錢(喂)
可是這都是很虛無的東西,因為只要社長下令他就得死
一個長久以來都是活在需求層次理論底層的人…我怎好去怪責他討厭他呢??

再者,在這故事中真真正正悲劇的人也只有他
大家也知道,我對這種悲劇型的角色最沒辦法了  photo e8ed6c7eed76d2acd9dbf469f29fbec2.gif

※註2
在日Wiki上寫他也被捲入21 年前的船難所以家裡這回真的付不起才破產
但設定本上沒寫這個…而且 21 年前船難的話那リドウ則是八歲
但同樣設定本上也有衝突,因為他們寫的是六歲(。)
所以我猜我還是跟從設定本上的說法較好
當然,如果時間點是 6歲手術 > 8歲船難 > 8歲入黑道 的話會好萌(住口),因為面對類似情況的 Elle 同樣也是8歲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