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金色のコルダ3 AnotherSky feat. 如月律。珠玉 (上)

 photo snap1202_zps92d1c004.png



大家好!自從上回姬君感想後都沒再寫過神馬長感想
沒辦法課業太忙也只能把感想什麼的都放置(住口)

暑假時,在暗榮力推安利的勤奮下金3總算是起死回生
尤其靠著全語音的支援下讓玩家們對這片不過爾爾的遊戲另眼相看
實話實說現在的我也不怎懂當年風花記我是怎玩過來的(…)

金3FV在追加了CG 跟日後談後除了第一次的本命律哥,還多了土歧當本命
所以在看到神南篇的攻略角後,我真的覺得炒雞爽
兩個本命也在同一篇還要是第一彈…
除了炒雞爽外,都是炒雞爽啊!!(快住口)

在遊戲出了以後我立即奔向這兩位的珠玉
怎知道劇情都出乎了我以料之內…
土歧的實在是甜哭了,律哥的實在太補刀了
接著第二週跑了逆注我更能確定我喜歡珠玉的劇情雖然我的心都在淌血  photo f843b956769958dffe5d0feacdb32519_w23_h23_zps776c7cb3.gif

這感想珠玉跟逆注都會說…只是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突然抽風爆字數
收看的大家請祝我好運啊!!


律哥珠玉關鍵詞:過去未來承諾

律哥線自然是圍繞著他手受傷跟無法再當演奏家的事。
本篇看到他很平淡地接受了這事實,決定要跟小日向她爺爺一樣當個小提琴技師。
很多人對這點也應很意外(這也包括我),正常來說一個音樂癡怎會這麼淡定地接受如此一個事實?
在看完神南篇、跟基友討論完四校部長、再想了一下兩部的劇情,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這個「淡定」,是做給小日向看的

小日向小時候因為跟冥王那回的比賽,失去了她有的光輝跟音色。
律哥一直在她身邊想要幫她,但就如我們所知的一樣,他無法幫到她。
兩年前明白了這點的律哥決定離開故鄉去找屬於自己的「音樂」。
可是在那以前,他對自己無法幫助小日向這點還是很內疚。

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能力無法幫助她,所以最後跟她訂下了「在舞台上再會」的承諾。
如果,小日向能踏出第一步,她也能遇上不同的音樂家跟其音樂
終有一天,她必能成為比過去的她更出色的演奏家。


 photo snap139_zps04d3af5f.png


「小日向。
我一直覺得總有一天得跟你說
在這飄雪消逝,春季來臨的時候
我會離開這城市。」

「我一直在迷惘,是不是應在這城市跟你一起繼續學習小提琴。
可是……繼續這樣是不可行的。」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你小提琴的音色變得充滿著灰陰。
一直在一起的話,總覺得能夠幫上什麼忙。
但只靠我一人的力量,是沒辦法讓你的小提琴重拾光芒。
在這城市裡,即使繼續默默拉琴我們也不會進步。」

「小日向,在這世上應有著很多音樂、也應有著不同的演奏家。
我將會去横浜的『星奏學院』,在那裡再一次審視自己的音樂。」

「小日向,我要是到了星奏學院,就會參加賽。
全國學生音樂比賽…你也知道的吧?
要是想繼續拉琴的話,參加比賽是不可避免。」

「全國的決賽 — Final的舞台上見面吧。
我會等著的,當你的再一次小提琴取回美麗的音色的一天……」

「我會期待著能跟你一同站在舞台上的一天。」



也就是因為這樣,本篇較少看到他的感情起伏—他想要讓小日向覺得他是可靠的。如果他也不安的話,還在摸索中的小日向也肯定會害怕,那她也可能會再次停下腳步無法向前。
他比誰都知道小日向的能力跟資質,可是她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跌倒了,他卻一直無法幫忙。

而轉到神南視點,兩人的立場不同了。
基本上星奏篇律哥還是站在小日向前面、但神南篇絕對,兩人的立場是平等的。甚至小日向是倒轉來站到律哥以前。
神南篇的律哥一點也不淡定,雖然性格上偏冷這點沒改變
但對小日向表露的情緒、玩家看到的情感也比本篇多、很、多。

再次在横浜相遇,接著的相處都既自然但又有種青澀的氣氛(喂)
律哥開始時就跟小日向表明了他受傷的事、顧問老師對他點滴的恩情以及他非贏不可的決心。同時也為著小日向轉校到神南繼續拉琴感到安心。
兩年前基本上的離開、約定都是他一個人的決定,但小日向也因為這約定而感受激厲。兩人再次約定好一起踏上在決賽的舞台。

接著繼續是笨蛋律哥,有回發了短信卻沒留意到這是在邀請小日向去海邊。
在這裡的選項我愉快地選了:快給我負責任  photo 0dd7292dd81eaeafffd45e843414cecc_w20_h19_zps972e49b7.jpeg(沒誤)
律哥也很爽快地答應負責任,跟小日向一起去海邊玩。
看到時我認不住想,要是有一天他讓小日向誤會了要娶她,他那時會不會負責娶了她啊? photo t_14bdbd7c992b49.gif(想太多)


兩人一起愉快地去了海邊


 photo snap140_zps26443275.png


這CG實在是讓我無法直視啊(掩臉奔跑)

事件裡小日向雖然到海裡游了一下,但律哥卻沒游,老樣子在思考怎樣演奏樂曲(捶地)
後來律哥表示有什麼想要的就跟他說一聲
哪個選擇都好像會回到買飲料的話題去,免得煩就挑了口渴的選項
律哥也就去買飲料去
在他回來後打算把飲料遞給小日向時,不慎把飲料給掉了。
最後把自己的麥茶給了小日向,而那瓶蓋也是開了的。
即是說……

間接接吻啊——!!!  photo 696e58ad78023f765b84f2adb597dc0f_w48_h48_zps2fb6d41c.gif

選項裡也有啊!!選了會升好感啊!!!
為什麼選項都如此讓人愉悅啊?!

最後律哥表示非常感謝,如果不是小日向的話大概這三學年內也不會去過海邊玩。
律哥就是律哥,一個音樂宅啊。  photo 3e75ad_zpsc65a9de0.gif
後來跟基友討論起律哥的手傷的腱鞘炎時,想起這段就發現這裡其實是手患發作才掉了飲品
突然感受到律哥線根本從一開始就開始…補刀。

遊戲發售以前一在猜律哥的補刀應是在相愛相殺那方面,可是我錯了
律哥跟小日向跟本連碰頭的機會也沒有啊…

難得律哥的恩師來到準決賽來看他們的比賽
但當他們在演奏第二首比賽曲時,老師他病發倒下了
在台上看到這情況的律哥放棄了繼續比賽
碰巧土豪金老父在場看比賽,嚴厲地譴責他們不尊重「表演」,即使他們的行為是包含人道也是不能被接受。
雖然在律哥的請求下得到一次機會再次上台表演比賽曲,可是他們無法保持意外發生前的水準
星奏的落敗也就此決定了…

看到這裡時我有點鬆了一口氣,暗榮沒這麼鬼蓄要玩家親手踢走星奏
而是讓東金老爸當這惡役,但同時很懷疑劇情怎發展下去
不過老薑(暗榮)還是辣的,轉過頭原來由派糖的劇情向著補刀的方向進發。

在星奏落敗後,有天小日向說要介紹律哥一個娛樂好地點順道一起去。
而那地點就是商場wwwww
律哥表示他都不怎麼來,不知道要幹什麼才好。 小日向表示說明的話太難了,來身體力行吧!兩人便一起去玩了。
兩人逛完後,小日向被途人認出來是音樂比賽的神南代表。因為在比賽時聽完小日向的演奏覺得好棒,路人希望小日向能演奏一曲。


「怎樣?你演奏的話我也來合奏吧。」雖被路人打斷了對話,但律哥卻不甚介意。聽到路人如此期待更是欣慰後更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嗯,我要演奏。」聽到律的提意,小日向堅定的點了點頭。

「我就相信你會這樣說。
以Double Concerto 的第二樂章 (巴哈的Concerto for 2 Violins)為熱身曲如何?
小時候已合奏了很多遍的樂曲的話,在沒準備的情況下也能合奏吧。」


兩人調完音後便開始了合奏


 photo snap1192_zps9f3431ed.png



「雖然很久也沒一起合奏了,但身體還是記得啊。跟以前一樣演奏得很愉快。」

「請多演奏一曲吧!」其他圍聽的路人聽完後請求兩人多演一曲。

「看樣子,不多拉一曲應沒法完結呢。
也是呢,另一首…
Prokofiev 的Sonata for 2 Violins (in C Major, Op. 56) 怎樣?」


聽完、小日向把小提琴擱到肩上準備演奏。

「看起來沒問題呢。」律也把小提琴擱到自己的肩上,開始了合奏。

但輕快的旋律才開始了幾小節…

「嗚…」隨著律一聲的吟呻、小提琴從他的手中滑落到地上。

小日向立刻轉身撿起了小提琴,再查看律哥受過傷的手。

「抱歉、竟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掉到地上真的不太像話了…」比起自己的傷勢,律更在乎掉在地上的小提琴。而當他看到小提琴時受損了時更為自責。


 photo snap1212_zps873cace9.png


「…我的手的話不用擔心
就打算一會就去醫院找醫生看看
……很抱歉,今日就到此為止吧
也給你…添麻煩了。」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