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金光布袋戲系列。魔戮血戰32 退場—酆都月

在上星期看完32話我就說要寫這篇祭文
不過真的以我近來的惰性把這文拖著拖著就沒了這回事也不是沒什麼可能的XSK
所以在空檔的時間我就一點點的把這文拼寫出來了


 photo 1052233_626033930747907_1077815468_o_zps941d4bb3.jpg

「千金一刃泯恩仇,獨飲西樓酆都月」


酆都月,還珠樓的副樓主。
一個非常稱職完美的部下,手腕與武功都是一流的殺手
也是世上四位懂得飄渺劍法的人之一。
早於任飄渺時期已被瀟湘認同為任飄渺的心腹,在瀟湘成為代樓主後也一心向著任飄渺。
對於他來說,任飄渺是偶像、是樓主,也是其追逐之人。
他雖有身為高手的自覺,卻沒有自滿。他一生努力、費盡心思追逐任飄渺,想要成為其認可的對手。可惜的是任飄渺的目光追逐著不同的高手:赤羽信之介、宮本總司、黑白狼君、默蒼璃、賭下十年之約的百里瀟湘,甚至是被視作智者原玉、拜師於蒼璃的門下的俏如來,以及承繼宮本總司遺學「一劍無悔」的劍無極雪山銀燕。

可是,在那裡一直都沒有酆都月的位置。
他不滿、他不服。為什麼連劍無極跟銀燕都能當他的對手,就是他得不到這份認同?
他決定不再遵循到過去的做法,等待對方給予的機會:他要自己製造機會,去打敗、超越任飄渺。

究竟是命運的捉弄還是機緣的巧合,他得到了一了一本怪異的武功秘級。雖然他看不懂其文字及內容,卻可從冥思裡「看」得到讓他能更上一層樓的方式。雖然他知道這是一本非常危險的秘級—這秘級能讓人敗於心魔從而走火入魔,但他仍然有自信能駕馭。

直到苗疆的圍殺任飄渺行動失敗,他在截殺失敗後卻沒有被殺。


「你不殺我、你為什麼不殺我?!」

「還需要問理由嗎?」


接著去挑戰劍無極也被飄渺劍法所敗而身受重傷。


「我…我要死了。
劍無極…樓主…
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強,我要變得更強、我要變得更強。
對、更強…
我要變得更強、變得更強。
我要讓樓主記住我,我要超越、超越…」


他的執著讓他失去了最後一絲理智敗於心魔,做出了把秘級吞嚥的瘋狂之舉。

—自此,「酆都月」再也不存在於世間上。


嗯,現在開始安定的我が流派的寫法啦!要整篇都認真地寫成下去真的是累人(喂)
認真說其實最開始我看中的是嘟嘟月
當在決戰時刻第一回看到他時就有種「啊、男神」的感覺。後來成了溫皇粉都是後話(別)
嘟嘟月的側面是這麼美!這麼美!
雖然正面有種胖嘟嘟的感覺,但完全不影響他的氣質啊!(少來花癡)

從決戰時刻一路看過來,嘟嘟月真的是個讓人心疼的角色。
他武功好,情商高。雖然跟瀟湘一樣的同樣執著於任s,但他在前期在處理溫皇任s真身之謎上卻沒瀟湘抓狂。
甚至在天下風雲碑之局得到了大概是溫皇對他在整部劇裡最高的評價:「這個酆都月可真是貴啊。」

其實我一直覺得,嘟嘟月只要繼續當他的腦殘粉就沒這麼多事兒了。
雖然像某些人(特別是郎喚南宮名帶恨那位)有空閒著就找人打打打的確是有種吃飽撐著沒事忙就去找碴的感覺。
但是,引用劇中的一句話:
「當高手就自認為高手後不再上進,他們就以『高手』這身份死去了。」
的確。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追求強者,這也是表現上進心的一種。

嘟嘟月較悲劇的地方,大概就是他不會知道他家樓主曾給予他如此高的評價,而且就算他多努力(而他的努力觀眾都看在眼內),溫皇還是不會把他認作對手—最少,還沒成魔的嘟嘟月大概連一個正眼都得不到。

啃吃魔心鑑而入魔道的嘟嘟月—在他入魔的瞬間,「酆都月」已經死去
剩下的只有與他的執念跟元邪皇的魔氣混合而成所支撐著的活死屍。
在佛國本體雖被滅,但靠著魔氣感染僧侶而重生,又因為接近枯髓咒怨有了獨立思考的能力。

可是現在的他,是不是人的人,未成魔的魔。

不同於其他在晨鐘的聲響中能暫時回復人身的僧侶,他早已忘記了自已的名字,留下的就只有下執念跟過去回憶的片斷。而就算他日真成了魔,也無法再想去自已是誰。
所以在往後的劇情,要是任S終於視成魔嘟嘟月為對手,但他看的也不是嘟嘟月啊。
這對嘟嘟月來說根本最殘酷的結局—雖然他已無法知道。

所以現在讓他退場了已很好,我真的不忍心看著他繼續被利用著。
最少,他現在不是是魔的身份死去,我已感到很欣慰了。

就算你得不到目小的認同,但你早就得到了觀眾們—最少有我—的認同。
再見了、嘟嘟月,一路好走。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