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遙6一週感想+村雨線(辛辣有劇透有,小心食用)



 photo header_3_zpscji9gbrl.jpg


官網: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6


冷靜了一星期後,反思了對遙6一週的感想(辛辣有,小心食用)↓

雖然現在才玩了一週目,但我已經覺得我不會有本命了(有本命的話我來表演吃六面體)
原因很簡單,除了遙4,我本命都不是八葉啊!!我的初心根本不在!(大哭)
這作的主題是回歸初心,究竟制作所謂的初心是什麼?我個人是不太明白。


大概是回歸初心的關系,劇情中自然有不少向初代致敬的地方,但不代表他們只會向前人致敬。
事實上劇本裡也有很多是突顯了「屬於遙6的特色」之處:比如我們的主角是黑龍神子,又比如這裡是把帝鬼兩方的立場倒轉。

我個人對大正沒什麼愛好憧憬,自然對於這回的最大賣點之一的大正免疫(…)
梓的設定是一般的女高中生,玩完後對這點真會很有實感。
戰鬥系統也不覺得有啥特別又沒什麼特別Skit 的情況下,我的重點都是看這回劇本的表現。

開場到二章時其實還不錯的,但二章後整個劇本的卻急轉直下—因為是帝方實在太…悶…(吐血)
大概劇本也知道帝方實在太悶,所以把千代也納入那邊好讓那邊有點色彩…?
但對我來說這也抵不過老頭子跟馬隊長開場就給我下馬威(大誤)讓我一整個不爽到ED……
而且轉跳到帝方那劇情其實還挺那個的,我一直就等著大流士賣我安利但還沒等到就強制跑到帝方………(目死)

好吧,在我的個人立場來說,我對大流士利用了梓沒什麼意見。因為從一開始他就說這是個大家互利的關系,我對此的理解,就是這是一個買賣。
鬼方給我三餐食宿及人身保護,我提供身為神子的能力。這買賣的內容清晰,在大家不談感情時這買賣還是沒輸家的。
所以當他利用了梓後,跟劇情相反我是十分淡定,因為我倒想看看他拿出什麼理由來說服梓,或是玩家—我。
期後他大流士有提及因為有考慮到梓很可能會不認同他們的計劃所以在簽合同時(喂)沒清楚定明合約來容。
嗯,這也沒要緊。既然是簽了個不平等的合同,我應該更有權利知道事件的真相跟源由。
如果聽完後我接受他的解釋,我就留下。我不接受,我就滾蛋。

但同時間,因為梓的設定是個女高中生,對於這種事情自然是沒這麼簡單地接受,又或是冷靜。
她無法靜下心先去聽一下大流士的說法,在龍神的引領下就跑到帝方去了。
這是正常,一般人大概也會是這種反應。

或許因為在共通章這麼早期我就與劇本出現這種意見分歧,導致我後面也無法完全投入。
雖然我也明白,如果當下留下,帝方就沒戲唱啦 ╮(╯_╰)╭
劇本也不想把黑神子寫壞,也不太想觸及半認同半否定這種危險的觀點,所以也就只有這種寫法了。

一週目我直奔了我預定之一的村雨,總結是微妙蘇(喂)
這線到後期的安排其實很危險,一般來說不是萬丈深淵就是神來之筆,但暗榮能寫到這樣中庸也是一種才能。
村雨線其實是個極好的提材,就如同遙5跟風花記把妹帝的提材一樣好(喂)
但問題來了,同樣好的提材,今次為什麼卻表現中庸?

我在共通篇與個人章前期對村雨的印像都是很不錯的,尖銳又中肯的評語,切中了遙久系列的核心要題之一:
才一個十多歲的女孩,要背負這麼多,身為大人卻在搞神子崇拜沒盡過自己的一份力,有沒有感到可恥?

我對這段感到特別認同大概是因為彩雲跟遙5。
彩雲裡身為殺手的鬼姬與身為天女的薔姬、遙5裡身為神明的天海,三人雖然截然不同卻是大概自十二國記後影響我最深遠的故事…嘛,有點拉遠了。

反正重點是鬼姬為了未來甘願去當殺手、能令戩華給預自己的孩子每人一個機會、把邵可教好卻無法解放薔姬;
薔姬當時沒聽黃的勸告動用神力救人,卻反受其害成為縹家的籠中鳥,百年無法逃脫也不曾屈服,也因此不信任人類直到邵可拿著最重要的事物解放她。
天海就不用說了大家都懂(喂)

三個角色都是有著跟這裡類似的題材:
人性的自私與人性的美好兩種的刻畫、力量雖可讓人攝服卻無法得到人心、對於人性的信任必須是用行動來贏取而不是簡單能說服他人而得到。

所以村雨章後期就踩了我幾個雷點…嚴格來說也不能說是雷點,只是感覺上我覺得太廣意籠統、無法讓我深感同意的說法。

首先,村雨是整個運動的推手之一,有些話雖然是一般事實但在他口裡說出來就變了味道,像「在絕境之中就是最能考驗人性的」。
沒錯,這句是一般定義,相信也沒人反對。
但問題來了,先不說那只 boss 出來算是意料之外,把群眾推入他們預想的情況下再考驗人性…?
我不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更完全不覺得誰有這個資格能把自己放在這麼一個高位去考驗他人的人性。
因為這種態度是狂妄、是自負。

村雨線裡不斷地強調人不應依靠他人而是應該靠自己去改變,這點我很認同,事實上也應該是這樣,這主線一直也沒走偏。
演說那裡他會用的台詞跟重點我早就猜到了…但演講時出現了某種句實在讓我瞬間出戲啊?

神子只是個少女 > 對
神子又不是這裡的人其實你們死活跟她無關> 對
神子也是個普通的少女> 對
普通的少女也會喜怒哀樂> 對
普通的少女也也會戀愛> 咦
為了不讓她一人去承擔她原來不須承擔的、讓她能活下來,請大家伸出援手> 哦

普通的少女也也會戀愛這句一出,整段的味道就差了一點了。
我相信有人覺得這句真的沒什麼問題,我同時相信劇本這樣子寫出來單純只是覺得煽情和燃而已。
只是以劇情來說,不管是事前還是事後村雨也無法擺脫有既得利益的嫌疑啊??
就算我相信村雨是個好人,在那刻的意志跟決意還是無法感動我 _(┐「ε:)_

最後一點就是人們的反應…
聽完演講後竟然…所有人都認同啊?!麻吉卡油?!香港佔中也不是全港人認同啊!
喂這樣也實在太過真善美??如果說因為這是因為故事才會出現的情況,也真的是過於理想流。特別是,在那之前根本沒什麼鋪排啊?
如果說運動後有不少人有反響也算了,問題是不少人還是抱著不信跟懷疑的心態時,直接跳到全員同意這種真的好嗎?這種短暫式的人民醒覺真的能相信?
如果真的是這麼簡單,鬼族也不用搞了這麼幾年還受到逼害啊?!

從這三點讓我覺得劇本並沒能夠好好把握到人性的精髓。
是的,世界可以是真善美、乙女給可以不較圓滿,但缺少了那一點點的調味,這就單純的變了個故事了。
再加上既然最後也提到「在人生爭扎裡的人們的態度」,不把那些人生的不如意刻劃更深,吃起來不夠回味啦!!

而且其實我有點煩村雨中間某些嘮叨。
即是這樣,就算神子的對像不是村雨,也不能保證她將來的對像是個超級陽光沒有什麼黑歷史的人。
相反,如果是太陽光我反而有點害怕好嗎

人活到某種年齡總是會有點過去,總是會有不愉快的體驗、失敗的經歷,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是人不是嗎?
能事事順境自然是上天的恩賜,但也不能代表受傷是命運的惡意。
就是知道會有受傷的可能還是堅持自己的決意,不就是人性最耀眼的一面之一嗎?

如此因為過去而退縮的地玄村雨還是第一個,雖然這不是他的錯 這種退縮可以歸納為「狡猾的大人」的類別(喂)
而且玩著玩著我以為我在看 Star Driver feat. 遙6村雨(沒誤)輝きを取り戻すんだ!!(超級誤)
他一直在說無詬、閃耀之類真的說太多啦!

不過最後兩段的花生我吃得真愉快,寫書公開處刑自己和在電車上求婚什麼的,如此羞恥play 的事也敢幹的村雨也應算是前無古葉(喂)後也大概應沒來者了吧。

乙女 game 是 乙女 game,因為普遍玩家較不會深思細節所以劇本也不會寫,寫了也不會有人理會。
有時候,我覺得這是種現實,也是挺…難過的。
我一直覺得乙女game 有進步的空間,不一定是要寫得超級有內涵,但也不能過於理想流。
不是每一個劇作家都是托爾金、雨果和幾原,但也不需要全員也是童畫故事。

像遙5天海線、歌王子ROT組和那翔藍兩組的劇情,拿去跟一般向與gal 比一點都不遜色啊?


所以我寫完這篇我就可以正式告別我這麼兩個星期來的鬱悶,我要繼續去FFX相親去啦!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