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雪待月 disc1 聽後感



ドラマ源氏編「鎌倉からの贈り物」是爆笑drama
不知是不是寫劇本的編劇腦袋越來越秀逗
自遙祭06後,遙か的一切也有 KUSO的傾向
一開始就是政子和
朝在打情罵悄    \(>口<)/||||||
聽得我一直在發抖
其後是白龍繼續的癡呆向  ( 難得讓會和他一起瘋呀........)
老師的"命運"  ( 拜托,drama中最少也出現了3次什麼"我的命運....."之類的話 (?) 了)
最後是蝴蝶爸爸氣憤的大笑
果然
這種轉話的方法是不可信的 <-------這是不是drama的教訓? XD
drama翻譯 (轉自巴哈遙久版)


ドラマ源氏編「鎌倉からの贈り物」

政子:「呵呵~東西就讓九郎準備吧!還有,也加上和歌吧!」
部屬:「和歌是嗎?」
政子:「嗯嗯,要送什麼好呢?」
朝:「政子。」
政子:「親愛的,等你好久了,有件事要拜託你喲!」
朝:「什麼?」

政子:「我正在考慮要送給平家的禮物,打算加上昨天聽到的和歌。」
朝:「哦...」
政子:「先前的三草山之戰,平家的還內府不是很行嗎?
    託福,還讓我們的九郎吃了虧。
    所以人家想在接下來福原的和議稍微幫點忙。」
朝:「原來如此。送點東西過去的話,平家的那幫人也會覺得我們有心在準備和議吧!
    妳想得真是周到啊!政子。」

政子:「別這麼說,我是一介女子,也只能為你做這麼一點不為足道的小事了。」
朝:「妳真是溫柔啊!」
政子:「別這麼說。話雖如此,鐮倉公真是可怕的一位啊,福原的和議只是表象,
    其實是要對平家進行奇襲。但對於這樣的你,我還是喜‧歡。」

朝:「政子。」
政子:「親愛的。」
朝:「政子。」
政子:「親愛的。」
朝:「政子。」
部屬:「那個...夫人...」
政子:「哎呀!你在啊。」

部屬:「是的,真是對不起。那個,對於在熊野的九郎大人,是要...?」
政子:「要九郎準備的,是要能表示源氏的高潔的,什麼白色的物品好呢?
    對了,景時的話一定會帶在身上的。」

關智一口白:「遙久時空 3 廣播劇源氏篇 來自鐮倉的贈物」

~熊野~

白龍:「咦?從鐮倉派來的人?怎麼辦?大家都出去了,現在在本部的只有我...
    但是,我也想幫上神子的忙。我明白了,我去。」
   「你就是從鐮倉公派來的人嗎?」

使者:「偶就素鐮倉丼派來的人(我就是鐮倉公派來的人)。」

   (註:原文「かまぐらどんからお命令をあつかでるんださ。」
    這位使者口音很重(笑),用此方式模擬之)

白龍:「倉丼?那是人名嗎?」(啊白龍你是想到吃的嗎?= =)
使者:「是啊!鐮倉丼。要九郎大人送平家的大將『ヘエ』。」
白龍:「『ヘエ』?」(正巧蒼蠅飛過去...)
   「啊!我知道了,是『ヘエ』對吧!我一定會好好轉達的。」
   (白龍心中想著是「はえ」(蒼蠅))

使者:「真的知道了嗎?」
白龍:「當然了,我有好好學人話的。」
   「因為溫柔的神子一字一句好好教過我的。不會有錯的。」
使者:「但是,總覺得拼音有問題...」
   「對了,還有一首和歌要和『ヘエ』一起附上。」
白龍:「和歌?」

使者:「對,和歌,好好記著喔!」
   「咳,やおよろづかみもあわれどおもうらむおがせるつみもそれとなげれば。」
白龍:「やおよろづかみもあわれどおもうらむおがせるつみもそれとなげれば。對吧?」
使者:「沒錯沒錯,你真是個天才啊!
    還有,政子夫人說了:『這首和歌是吾等不會背棄的意思』」
白龍:「吾等不會背棄...對吧!謝謝你,我會傳達的。」
   (註:吾等不會背棄:『吾は裏切らね』)

~小讓回來後~

小讓:「鐮倉公派來的使者?」
白龍:「嗯,讓,說要送給平家蒼蠅。」
小讓:「蒼蠅?」
白龍:「嗯,這樣說了。」
小讓:「為什麼是蒼蠅?白龍,真的說了蒼蠅嗎?」
白龍:「沒錯,是蒼蠅。真的啊!」
    (總覺得好像看到這隻寵物龍在裝可憐,隨時可能哭出來的感覺(笑))

小讓:「我、我知道了啦!」
   「但是,為什麼是蒼蠅?啊!莫非有什麼更深一層的含意在?」
   「白龍,那個使者還有說什麼嗎?」
白龍:「還有說了和和歌一起送去...」
小讓:「和歌?怎樣的和歌?」

白龍:「やおよろづかみもあわれどおもうらむおがせるつみもそれとなげれば。」
小讓:「到底是什麼啊?不像是和歌,但也不像其它的...白龍,可以再說一次嗎?」

白龍:「やおよろづ、かみもあわれど、おも...」
小讓:「等一下!這首和歌,確實好像在哪裡聽過...」
   「やおよろづ...かみもあわれ...」
   「確實是...啊!對了,是源氏物語!」

白龍:「源氏物語?」
小讓:「上古典文學的時候學過的。」
   「源氏物語中須磨的最後那邊,光源氏所吟詠的和歌。」
   「八百よろづ 神もあはれと 思ふらん犯せる罪の それとなければ。」

白龍:「八百よろづ 神もあはれと 思ふらん犯せる罪の それとなければ...
    真的耶!一模一樣!」
小讓:「這首和歌的含意,記得是八百萬之多的眾神也會憐憫我吧,
    正是因為我沒有犯下大罪...這樣的意思。」

白龍:「嗯!」
   「派來的人說過是:『吾等不會背棄和議』的意思。」
小讓:「不會...不會背棄和議...也許是這個時代獨特的說法吧!
    如此一來,送這首和歌的意思也明白了。
    但到底為什麼要連蒼蠅一併送去呢?」
   (註:原文「吾は裏切らね」,讓是翻成現代話:「ない」的型態)

白龍:「因為蒼蠅很謙虛啊!」
小讓:「咦?」
白龍:「不管是誰都獻上祝福啊!看,像這樣,雙手這樣互相搓著。」(蒼蠅在旁邊飛舞)
小讓:「是、是這樣嗎?」
白龍:「所以是蒼蠅啊!讓,我們快去找蒼蠅吧!」
小讓:「呃、嗯...」


~找蒼蠅中~
白龍:「沒有耶!」
小讓:「奇怪了,現代的都市也就算了,這邊應該到處都會有才是...」
小丙:「兩個人在一起做什麼啊?」

   (註:我知道是ヒノエ,但打日文太麻煩了,以下以「小丙」簡稱之。)

小讓:「小丙!」
白龍:「在找蒼蠅啊!」
小丙:「蒼蠅?」
小讓:「從鐮倉來的命令,必須找蒼蠅作為送給平家的禮物。」
小丙:「耶~似乎很有趣呢!」
白龍:「小丙,哪裡有蒼蠅呢?」
小丙:「熊野的事就交給我吧!有特別保存的地方。」
小讓:「只不過是區區的蒼蠅...」
小丙:「大概是想捕捉吧~」
   「別說那麼多了,閉嘴跟我走就是了。」
   「話說回來,鐮倉為什麼要送蒼蠅,要送的話,漂漂亮亮的東西不是更好嗎?」

白龍:「因為蒼蠅是謙虛的象徵!而且,蒼蠅也有蒼蠅的美麗。」
   「小丙你看到的話一定也能懂的。」
小丙:「可惜,我一點都不想懂。」
小讓:「小丙,送的東西不只是蒼蠅,還有一首和歌。」
小丙:「和歌?」
白龍:「八百よろづ 神もあはれと 思ふらん犯せる罪の それとなければ。」
小丙:「耶~源氏物語啊!」
小讓:「馬上就知道了嗎?」
小丙:「當然的啊!」
   「耶...和那首和歌一起送去啊!鐮倉公到底在想些什麼呢?是要挑釁平家嗎?」
白龍:「不是的,那樣就不符合和歌的意思了。」
小讓:「據使者的說法,含有『不會背叛』的意思。」
小丙:「不會背叛啊...那樣的話,有其他說法更適合的和歌啊!算了,都好啦!
    反倒是快到抓蒼蠅的地方了。」

(蒼蠅嗡嗡飛舞的聲音)

小讓:「這裡是?」
小丙:「本宮的クリエ的裡面,已經變成了垃圾堆了。這裡的話,要抓多少蒼蠅都有吧!」
小讓:「這倒是,不過究竟要怎麼抓呢?這邊沒有捕蟲杆,也沒有殺蟲劑...」
小丙:「用板子一拍不就得了。看!」
白龍:「小丙!不行!用板子打下去的話蒼蠅就死定了。」
小丙:「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方法了吧!」
白龍:「沒問題,交給我吧!」
小讓:「要怎麼做?白龍?」
白龍:「用這個。」
小丙:「筷子」
小讓:「不會吧...?」
白龍:「看吧!來...靠過來!歐啦!」(表演了一招武林絕學,筷子捉蒼蠅)(笑)

小讓:「好、好害!」
白龍:「因為神子好好教我筷子用法的緣故,道理和花斷是一樣的。」
小讓:「即使是那樣,也學得太過好了吧!」
白龍:「只要想的話就一定做得到。」
小丙:「真是服了你了。」
白龍:「蒼蠅的生命和人並沒有不同,都同樣是生命,所以想要好好愛惜牠。」
小讓:「的確是如此呢!白龍說的也許沒錯。
    畢竟這是要送給平家的贈物,死了的話送去總是有點失禮。」
小丙:「原來如此,不過怎麼都好啦!倒是這傢伙要怎麼裝呢?用什麼漂亮的盒子嗎?」
小讓:「有昆蟲籠之類的就好了,不過可以代替它的東西嘛...好像沒有耶!」
白龍:「讓,去拿那邊的麥桿吧!」
小讓:「這個嗎?」
白龍:「對,把麥桿弄細,用它綁在身上。」
小讓:「身體?蒼蠅的?」
白龍:「對,讓,試試看。」
小讓:「呃...嗯。小心地做做看...」
   (很辛苦地綁完了)
   「這...樣嗎?」
小丙:「總覺得好像什麼別的生物似的。」
小讓:「簡直就像稻稈富翁似的。」
   (註:原文『しべ長者』那個しべ的漢字打不出來,簡單講就是靠一根稻稈,
    依次交換到高價的財物,最後成了富翁的故事。)
小丙:「稻稈富翁?」
白龍:「這樣的話,蒼蠅就可以飛翔了,把他關在狹窄的地方,蒼蠅會絕望的。」
小讓:「的確,這樣的話,拿著牠有趣多了,白龍,作得不錯嘛!」
白龍:「這樣一來,贈物的準備就完成了呢!」



~小丙和兩人分別~

小丙:「那麼,把這個交給九郎就可以了吧?」
小讓:「嗯...啊!對不起,突然想到學姐拜託我們去買東西,馬上就回來。」
白龍:「小丙,拜託你囉!」
小丙:「我知道我知道,會好好地做的啦!」

   「真是,真沒想到會落得和蒼蠅一起行動的下場。
    就算是蟲,為什麼不選擇更漂亮一點的傢伙呢?
    反正都是表達同樣的意思,樣子美麗的揚羽蝶之類不是...啊!有耶。」

   (揚羽蝶出現在小丙眼前)
   「對不起,小蝴蝶,今天不能帶你回去,雖然不好意思,但還是對我死心吧!」
    說是這麼說,但難得遇到了,也很難馬上就放棄吧!
    首先,把蒼蠅帶回去什麼的,就覺得提不起勁。
    就這樣帶回去的話,那個腹的軍師一定會說些什麼吧!」

   (蝴蝶飛走)
   「不會吧?想去哪裡啊?」
   「嗯...真的是很漂亮呢...如果不討厭我的話,就成為我的吧?來,過來這邊。
    呵、抓住我的肩膀了呢?那樣就好,來,好孩子,小心地過來,好,抓到了。」
   「說到蝴蝶,可說是傳達誠意的好東西呢!」
    那麼,這樣的話,繫著麥桿的這傢伙,你還是免了吧!
    雖然不是讓所說的稻稈富翁,但既然得到了好東西,就讓我交換一下吧!」


~小丙放走蒼蠅,而這隻蒼蠅被老師抓到...~

(老師抓蒼蠅)
老師:「綁著麥桿的蒼蠅?嗯,這是...莫非,又走上這條命運了?
    不,現在的話也許還來得及,趕快的話...」 (瞬間移動)


~小丙拿蝴蝶給大家。~

朔:「哇!好漂亮的蝴蝶!」
小丙:「熊野的揚羽蝶喔!很漂亮吧!」
朔:「要九郎送這個給平家?」
景時:「咦?小丙,這蟲籠該不會是金做的吧!」
小丙:「是啊~跟美麗的東西相稱的物品是必要的不是嗎?」
朔:「但是,全部用金子做的...這對蝴蝶也太奢侈了吧!」
小丙:「實際損失的也不過那些而已不是嗎?而且,仔細想的話,
    這可是源氏要送給平家的重要禮物呢!不灑點錢裝飾一下不好吧?」
朔:「這也是啦!」

景時:「謝啦!小丙!也是啦!門面的裝飾也是很重要的。
    不過,為什麼朝大人要送這種東西呢?」
小丙:「蟲的話,蒼蠅似乎好一點的樣子...不過,這傢伙漂亮多了不是嗎?」
朔:「也是呢!不過送蟲...究竟有什麼含意呢?」
景時:「小丙,贈物只有蝴蝶嗎?」
小丙:「不,和這一起的,還有一首和歌。」
朔:「和歌?」

小丙:「行きめぐり つひにすむべき 月影の しばし雲らむ 空なながめそ」
景時:「咦?源氏物語啊!」
小丙:「加上蝴蝶的話,這首和歌再適合不過了,對吧!」
朔:「行きめぐり つひにすむべき 月影の しばし雲らむ 空なながめそ
   真的呢!是首好和歌」

小丙:「啊,我也差不多該走了,幫我跟九郎打聲招呼。掰啦!」
景時:「啊!小丙!」
小丙:「代我問好!」
景時:「真是,完全沒變,匆匆忙忙的樣子...」

景時:「行きめぐり つひにすむべき 月影の...嗎?」
朔:「哥哥,鐮倉公什麼要送這種東西給平家呢?這首和歌有什麼含意嗎?」
景時:「也是呢...是有何時證明我一身的清白,便可一同生活的意思,但是...
    也有把京消滅後的源氏,懷念著京的意思在裡面...這樣的說法...
    但是,說到蝴蝶的話....」

朔:「哥哥,你在想什麼?」
景時:「啊!什麼都沒有喔!」
朔:「到底鐮倉公在想著什麼呢?難道...作為贈物中的和歌有什麼隱藏的涵意嗎?」
景時:「呵呵,朔,不用擔心那麼多啦!一定是希望源氏和平家能一同生活的意思吧!」
朔:「源氏和平家一同生活...紛爭要終止的意思嗎?」

景時:「呃...嗯...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
   「反倒是,該快點拿給九郎他們才是!也差不多該回來了。」
朔:「說的也是呢!不快點的話。」


~九郎、弁慶回來後~

九郎:「蝴蝶?兄長大人為什麼要送這種東西呢?」
景時:「也許有什麼道理在裡面也說不一定。」
朔:「我們也不甚了解。也許隱藏了什麼深刻的意涵也說不一定,要不要問一下白龍?」
弁慶:「又有何妨呢!既然是鐮倉公的東西,想必有更深一層的考量吧!
    反倒是,在這種季節,從熊野到福原的平家,這隻蝴蝶能健康地活到那時候嗎?」

朔:「真的呢!是錯覺吧!總覺得比剛才虛弱了!」
九郎:「這樣的話,在籠中又被關在箱中,也許會死掉也說不一定。」
景時:「這下可糟了,朝大人給平家的禮物耶!」
弁慶:「不用那麼擔心,我來做些什麼吧!朔,麻煩你把茶杯裝滿水。」
朔:「我明白了。」(去裝水)

九郎:「弁慶,你到底打算作什麼?」
弁慶:「噓。安靜!」(打開籠子)
   「來,過來這裡,靜靜地。」
朔:「弁慶,這樣的量可以嗎?」
弁慶:「謝謝。」(開始調和藥劑)
朔:「啊!是在做給蝴蝶的藥嗎?弁慶連蝴蝶也能治療啊!」

景時:「沒、沒問題吧?」
九郎:「景時,就交給弁慶吧!」
景時:「咦?嗯...」
弁慶:「來,喝這邊的水吧!沒錯,就是這樣,你真是個好孩子。」

朔:「呵,在喝了!在喝了!相當口渴的樣子呢!」
景時:「似乎真是那樣呢!」
九郎:「蝴蝶...啊!等一下,感覺在打顫耶!」
朔:「真的呢!真的在發抖。沒問題吧?」
景時:「啊!不動了!」
朔:「不、不會吧?」


~老師出現~

九郎:「老、老師!」
老師:「在做什麼?」
朔:「那個、要給平家的禮物...」
九郎:「不、應該還沒死吧?」

弁慶:「不,死得很徹底。」

   (註:看過心得分享用「死透了」這個翻法,本能地想避開這個字眼,
      不然私以為該翻譯是最妙的字眼。(笑))

朔、景時、九郎:「咦耶!!!」
老師:『糟了!果然又趕不上了嗎?』(心音)
景時:「果然...我就在這麼猜....」

九郎:「弁、弁慶,你在做什麼?」
弁慶:「哎呀!大家這是怎麼了?」
朔:「不是要做能讓蝴蝶康復的藥物嗎?」
弁慶:「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事了?」
九郎:「弁慶!這是兄長大人交代要送給平家的禮物耶!」
弁慶:「嗯!所以想將這美麗的翅膀,不帶傷痕地做成裝飾品啊!」
朔:「裝飾品?」

老師:『沒錯!果然又走上這條命運了嗎?那麼,我怎麼做都沒辦法改變了...
    不...是已經什麼都做不了了。』(心音)

弁慶:「真不愧是小丙呢!這種蝴蝶可是只生長在熊野,非常珍貴少見的蝴蝶呢!
    這翅膀的美麗、花樣的繁複,如果以活著的狀態,關在籠中、箱中送去的話,
    一不小心就會損失這份貴重。鐮倉公的禮物,卻以那副模樣送到的話不好吧?」
九郎:「但、但是...」
景時:「沒關係啦~九郎!反正鐮倉公只說送蝴蝶,沒說活著還是死的啊~」
朔:「話雖這麼說...」
老師:『已經沒有我能做的事了,一切都只能交給命運了。』(心音)

九郎:「不、果然還是活著的比較好嗎?如何?弁慶?」
弁慶:「九郎,就算再多的我也不可能讓已經死掉的蝴蝶復活喔!」
九郎:「那麼,去抓別的蝴蝶如何?」
朔:「抓得到嗎?」
景時:「唉呀!別在意啦!反正不是吃的東西,不用管新鮮度啦!」
朔:「真是的,哥哥。」

九郎:「老師,你的看法是?」
老師:「......」
   『這裡我不能回答,對於接下來會發生的命運,我能做的只有守護神子,
    那就是我的一切。』(心音)

弁慶:「我是覺得就這樣做成裝飾品會比較好...」
九郎:「老師,這樣可以嗎?老師?老師?」
老師:「我無法回答。」
朔:「但是...」
老師:「我無法回答,答案就在你的心中。九郎,照你所想的去做就可以了。」
九郎:「我明白了,弁慶,就拜託你了。」
弁慶:「我也是這麼覺得。」
老師:『接下來會發生的可怕的命運的結局,我無法對任何人托出。
    沒錯,不管發生了什麼。』

九郎:「接下來,弁慶,正因為兄長大人相信我,把一切都託付於我,
    我更該盡力揣測兄長大人的想法,就如你所說,做成裝飾品吧!」
弁慶:「我明白了。那麼,接著請準備針吧!」
朔:「怎麼做呢?」
弁慶:「說的也是呢!首先在板子上,這樣做...把蝴蝶的翅膀張開,用針固定。」
朔:「哎呀!總覺得真美啊。」
景時:「這樣翅膀的美麗就完全展現出來了耶」
朔:「說的是呢,有這樣花色的和服的話,還真想穿穿看呢!」

九郎:「真害啊!這樣的裝飾品我是第一次看到啊!
    如果就那樣關在籠子中,用箱子送去的話,就無法保持這樣的美麗了吧!」
    還真是差一點呢!...這都是弁慶你的功勞,我要向你致謝。」
弁慶:「別這麼說,接著,把他放進裝飾的盒子中,周圍用絲綿包裹著就可以了。」
九郎:「好,馬上去準備這些東西。來人啊!有人在嗎?」



~白龍、讓回來~

白龍:「我回來了。」
小讓:「九郎,要送給平家的東西怎麼樣了?」
九郎:「放心吧!蝴蝶和和歌剛剛已經送去了。」
小讓、白龍:「蝴蝶?為什麼是蝴蝶?」
景時:「咦?因為小丙說蟲的話,蝴蝶最漂亮,所以...」
白龍:「派來的人說的不是蝴蝶,而是蒼蠅啊!」
朔:「蒼蠅?為什麼?」
小讓:「因為蒼蠅是謙虛的象徵...不是嗎?」
九郎:「喂喂!到底怎麼一回事?」
景時:「好像...有哪裡搞錯了的樣子?」

弁慶:「這麼說來,那首和歌也微妙地帶著點色氣...」(因為是小丙風格啊)
小讓:「咦?不是說一身的清白的嗎?」
朔:「行きめぐり つひにすむべき 月影の...不是嗎?」
小讓:「不是的,我聽到的是,八百よろづ 神もあはれと 思ふらん...」
朔:「咦?這不是完全不同嗎?」
景時:「等一下,鐮倉來的使者到底說的是什麼?」
白龍:「八百よろづ 神もあはれと 思ふらん犯せる罪の それとなければ。」
九郎:「那是啥?」
景時:「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子的?」
白龍:「咦?可是那個使者的確這麼說了...」(漸趨小聲)

老師:『又走上了我所知道的這條命運了嗎?為什麼,一直變成這樣?為什麼?』(心音)



~平家~

清盛:「什麼?從鐮倉送給我們的禮物?真有趣,到底是什麼呢?」(打開盒子)

   「嗯...?喔......嗯......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當我是笨蛋啊!這是什麼鬼!源氏這些混蛋,是想愚弄我嗎?」(用力摔盒子)
   「說到蝴蝶的話,就是平家的象徵。
    也就是,這是要拿下我們、加以殺光,關在箱子裡的意思啊!」
   「再說這首和歌,行きめぐり つひにすむべき 月影の しばし雲らむ 
    空なながめそ...不就是何時終將取代平家,平定天下的意思嘛!」
   「這真是不能原諒!誰啊?有誰在嗎?
    趕快給我送給鐮倉那幫人,傳達『愚弄之類的,給我有點分寸!』的意思去!
    不能原諒!源氏這些混蛋!絕對不能原諒!!!!」

~源氏~

政子:「早安,親愛的,剛剛接到從平家來的關於贈物的回覆了。」
朝:「喔?」
政子:「『愚弄之類的,給我有點分寸!』這樣的內容。」
朝:「哼!是這樣啊!」
政子:「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們明明就沒有愚弄的意思啊!」
   「我們所送的是白灰,可以去除衣服上的污垢的東西。
    表達我們一塵不垢、清白的心志啊!
    這也就是說『我們沒有信任源氏的打算』的意思囉。」
朝:「是那樣的嗎?那麼,政子。」
政子:「是,一切都如親愛的你所願,不論何事都是。喔呵呵呵呵呵呵!」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