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7番外--------森夏祭(國慶)

有興趣知道詳情的可以去看這網↓
http://island.geocities.jp/web27mos/


關聯創作~
27番外 Ⅱ--------運命の人(上)
27番外 Ⅱ--------運命の人 ( 下 ) 0%
[ 27欺詐師 ] 特別註釋




Photobucket



一縷輕煙隨著早晨的來臨緩緩升起。
西夕旅館自深夜時份已有大量旅人入住,到了現在才有讓人歇息的時間。
旅館的主人坐在窗旁,一邊喝酒,一邊享受著涼快的清風。
「口各口各……」
聽到這清脆明快的腳步聲,旅館的主人愉快的笑著向奔跑過來的少女朝手。
「中午不是有六國會議嗎?這樣走出來不要緊啊?」
「嗯,早餐前回去就可以了。所以也不會逗留太久。只是來看看一切準備好了沒有。」少女接過旅館主人遞給她的毛巾抹了抹臉後,趁著旅館主人不注意時,一手奪過了他手上另一杯子,大口大口的喝光了杯中的麥酒。
「啊~你的麥酒真的是全森最好喝的呢,謝爾。」
謝爾無奈的笑了,作弄似的伸手弄亂了少女的頭髮。
「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模樣,不能胡亂喝酒啦。」
「你的語氣和尤利越來越來了,你跟他結拜了嗎?」
「尤利將軍只是出於好意,你就別挖苦他了。」
「不知道是我挖苦他,還是他挖苦我呢。」少女淘氣的吐了吐舌頭。
「皇城內早餐時間快到了,從時計塔回皇宮快一點哦。」
「嗯~黃昏見。」
謝爾目送了奔向時計塔的少女後,仰望漸漸變得澄藍的天空。
「一年……又過去了……」




*****************************************************************************





曾經有人告誡我,只有每天都過得不後悔,人生才沒有白活。
要是面對兩難的選擇,就選擇不會令自己感到最後悔的選擇。
直到現在,我沒有忘記這兩個告誡。一直也是以這告誡作為人生的忠旨。
大概到了將來,也是不會改變吧。

27番外--------森夏祭





*****************************************************************************





住在六國的大家,可能還未曾到過森吧。現在就讓我在這裡稍微介紹一下森國吧。
這裡是森的首都—阿多尼斯。首都中最具特色的,是皇城與時計塔。
背山而建的皇城和與皇城相鄰的時計塔,兩者之間相隔了一條瀑布。時計塔利用了瀑布的水力推動。
這座時計塔除了本身提供了時計的作用外,還是皇室的寶物庫,有能通往皇宮的祕道。塔中的機關、通道也只有皇室人員才知道。當然,有幾位身份特殊的人仕也知曉。
而現在在時計塔當中……

「該死的!應該是這裡沒錯呀……」一個有著水色長髮的少女在一面光滑的牆前摸來摸去。
突然,牆緩緩的升起了,少女訝異的抬起頭,看到熟悉的親友一板一眼的站在面前。
「要遲到了。」手中還拿著整齊的禮服哪。
「都說是森大姐能幹。」少女感激的接過了森手上的禮服,毫不猶疑的更衣起來。
「蓮娜,你這個樣子直接去飯廳會讓賓客誤會我的管理能力的。」
「如果我在這裡直接奔到休息室的話,離早餐開始還有足夠讓我重新整理儀表的時間,我不會丟你的臉子啦。」蓮娜甩了甩長長的秀髮,提起了裙子準備再次奔跑。
「那,一會見。失倍了。」森微微的欠身,任由蓮娜自個兒奔跑離去。



+++++++++++++++++++++++++++++++++++++++++++++++++++++++++++++++++++++++++





不知道是哪個渾蛋提出「即使是個刺客,也不能避免要出席隆重場合的時候」,硬是把這個無聊的護衛工作塞了給自己。
梵伊忍下心中的不滿,在皇宮中漫步。其實正確一點來說不是漫步,應說是打探。
森的皇宮著名的不止是地理位置上的優良和建築的特色,還有是嚴密的看守和眾多的祕道、密室。所有的皇軍也不是普通的軍人,大部份也是曾犯罪的人。他們由 森本土的犯人以至其餘五國的犯人也有。有聽聞森的皇軍能不計前嫌的取錄曾犯事又未能重新找到工作的人,還可以在森中得到新戶籍。但是條件是要不傷任 何人地闖進佈滿了機關的皇城,並不用武力而說服任何一任皇室成員為自己作擔保,但每人只限一次,失敗了的話就沒有機會再嘗試。
一開始聽說時還以為只是不可信的傳聞,但直至有群山的人真的得到森皇軍的取錄後才相信。能這樣相信犯人的皇軍還是在六國中首次聽聞。哪一個國家不是要求皇軍中的軍人都是身家清白的?
在這早上的觀察,皇軍曾是犯人這點都無可置疑的,他們受訓後獨有的步伐、動作,甚至是銳利的眼神,憑著過去的認知,絕對能分辨進出的人的身份。漸漸的明白他們與皇室之間那微妙的關系—皇室滅亡的話,他們也不會被別的地方接納,也不可能活下去。
一個殘酷,但又能夠令雙方得益的關系。
當梵伊結束在皇宮中的打探,前往群山外交官的房間的一段階梯的途中……
「噢,小心!」一個少女從階梯扶手頂端的位置「咻」的滑了下來。
梵伊敏捷的避過了,他前一秒站著的位置正是少女現在著地的位置。
「害,不然就變成肉餅了。」少女不吝嗇的給予讚美,卻頭也不回的繼續奔跑。
「奇怪的女人。」



+++++++++++++++++++++++++++++++++++++++++++++++++++++++++++++++++++++++++++++





在皇城的「樂禮之廳」,作為東道主的森王族逐一的接見六國的來賓,來賓們聽到自己的稱號與名字時也需要到前去。
「天洞皇國使者—第一王子魔王.利菲爾,待者伊雪卡.舞.法緹亞。」

在國王和王后親切的接見來賓時,另外兩位同樣身位王室成員的卻躲在一旁。
「怎麼我們用不上前去?要是這樣的話我就不趕回來啦。」終於裝扮得整整齊齊的蓮娜躲在露台偷看著廳內的情況。
「只是暫時不需要我們而已…嫂子的身體近來也欠佳,一會可能要我們補上囉。」
「什麼嫂子?請你尊敬一點稱作『王后殿下』。」蓮娜用力的揍了身旁的男人的腱肩。
這個稱王后作嫂子的男人,正是現任王國同父異母的弟弟—尤利‧維得,也就是蓮娜的叔父。不過他的年紀只和蓮娜相差5歲,因此兩人的關系較像兄妹。
「兩人不要吵架了。現在就需要兩位上前幫忙。」來到露台通知兩人的是一位溫柔爾雅的少女。
「啊!謝謝你,藍殿下。今天你能出席真是令我感到榮幸。」尤利紳士地拉起藍的右手,並親吻她的手背,不意外的看到藍羞紅了臉。
「呃…不…不用客氣…只是蓮娜堅持…」
「對啦,對這種混蛋就別客氣了,藍。」蓮娜暗地裡狠狠的踩了尤利一腳,免得他繼續「發情」。尤利臉上的笑容雖然沒有改變,但眼中卻透露出他的不滿。可是,卻被蓮娜瞪回去了。
看到兩人的互動,藍也不住的輕笑起來。
「你們的關系真要好呢…」
「才不是!」「那裡好了!」兩人同時的叫道。
「你們還在這裡幹什麼?快點給我到廳裡去。」這回則是等得不耐煩的森前來。


國王和王后在尤利和蓮娜上前後便到座上休息。

「群山皇國使者—XXXXXXXX,待者梵伊‧雷帝。」
當尤利與使者寒喧後,蓮娜才剛剛回神過來。使者正要向兩人回禮時,她的眼睛對上了梵伊,雖被他眼中的傲氣與不屈震攝著,但想到在階梯的相遇,那個不自覺呆了呆的表情,卻忍不住露出燦爛的笑容。她彎下腰,在梵伊的耳邊輕說道:「—— 剛才,真是失禮了。」

過了中午的六國會議後,蓮娜換上了平民的裝束,背上了背包。
「這裡就拜托了。」
「蓮娜,你真的不多留一會嗎?」藍擔憂的捉緊蓮娜的雙手,說:「只有我一人是不可能的,多留一會吧。」
「當然不是只有你一人,藍。我會幫忙的。」森安慰似的拍拍藍的肩膀。
雖然聽到森的話後稍為安心一點,但—
「我也不會丟下可愛的女生哦。」尤利也不知從哪裡走過來說道。
「要是你讓藍哭了的話,我一定不放過你的。」
「我辦事你只管放心好了。祭典那邊,我們會準時到達的。」




+++++++++++++++++++++++++++++++++++++++++++++++++++++++++++++++++++++++++++++





接近六時的黃昏時刻,時計塔廣場早已眾集了大量的人流。
在時計塔皇室與賓客專用的觀看席也滿座了。
「今天可是森的夏祭呢,沒想到能夠親身的欣賞到祭典……」
「難得這年的會議期在夏天,而且是森主持。」
「聽說這年度的表演者素質非常高,尤其負責開幕的舞者。」
聽到六國賓客們的私語,藍、森和尤利也只能苦笑。
「舞者啊……咦?什怎麼了?」只見一個小兵鬼鬼祟祟的躲在石柱後,猛然的揮手示意,尤利便召他過來。只見小兵附在尤利耳邊說了幾句話,尤利俊朗的臉孔出現了無奈的表情。


~++++++++++++++++++++++++++++~




「歌者臨時的病倒了?」藍和森同時的叫道。
「小聲點啦。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尤利也只能這樣回答
「那你找我們有什麼事?」這次發言的是森的大哥雷札,與尤利同樣是皇室禁軍的將軍。
「會唱那首歌的人不多,但這裡的四人也會唱。」
「我是不會唱的。」雷札立即拒絕。
「嗚…小雷札好狠啊,明明有副好嗓子,唱歌又滿好聽的。」
「殺了你!」
森不理會在耍寶的兩個「老男人」,冷靜的分析道:「我和藍也要招待賓客,何況這次的歌還是男歌者會唱得較好聽。」
「即是要其中一位將軍大人唱吧?森覺得誰會好一點?」藍對此也沒特別的意見。
「還是……尤利大人,你去吧。」
兩個在互相扯結領的將軍立即停止所有爭執,雷札的眼中則閃過一絲勝利的光芒。
「哼,就知道會是這樣……你給我好好的拿著這個!遲點才跟你算清楚。」尤利扯開了結領,並把外套交給雷札。
「隨時奉陪。」


~++++++++++++++++++++++++++++~




「國王陛下、王后陛下、各位六國來賓、森的同胞們,歡迎來到阿多尼斯的時計塔廣場,欣賞夏祭的祭典!」在群眾一輪熱烈的歡呼聲後,主持人繼續說道:「相信大家也等得不耐煩了,現在就請舞者為我們掀起序幕!」

一道號角聲劃破了人的呼聲,但有別於平常的號角聲,這號角聲是柔和而響亮的。在漸漸平熄的呼聲中,在舞台四個角落的鼓被敲響,混和了號角的聲音、是充滿民族特色的音樂。隨著其它樂器的加入,台中央本是縮成一團的舞者伴隨著音樂的韻律,優雅的站穩,並舞動起來。
令人目不暇給的舞蹈中,同時也聽到了森一首古老的歌———

Deals passions come to deliver us
Even the sorrow runs to silver dust

I can recall the falls of the lonely hearts
Betraying love and walls of Lear

When you cry all tears are stolen
As I whisper gelds in women
When the world is so far apart
We listen for voices in our hearts
Then touch
If we know love will show
How I care
why we love beloved

And when Doves fly I think of love
As in this world I’ve learned to see
Can you believed the sight
For us Doves clear and white
In full flower

And we learn to love and beloved
Holding for one and for none
Women who share and men with care
For one love
Where the White Doves can flower


++++++++++++++++++++++++++++++++++++++++++++++++++++++++++++++




在火光下閃爍著的,是水色的秀髮。
在台上舞動著的,是對於這國民的人民來說,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的人。

「當你到過森後,你就會明白,那決定性的分別。」
站在一旁的梵伊,看著台上的舞者,憶起祖父的話。

無論如何也相信著的人民與努力回應他人期待的人。
不論最初是否出於自願,但最後已成為自己一部份的承諾、責任。

開始明白到,為何讓他擔當這次的工作。
「但,我不會認同的。」
梵伊閉上了眼睛。

~END~



後話:
終於的寫完了
好感動哦 (巴
埋好這小坑就開大坑了>﹏</
好緊張XD (喂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