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27番外 ] 運命の人 ( 上 )

這篇大概只有秋葉和某D一看就知道是啥吧 XD
我不會貼在主壇因為跟人家媽媽的想法差太遠了 =x=”

懶惰跟篇幅的問題決定分上下篇 (敺死


有興趣知道詳情的可以去看這網↓
http://island.geocities.jp/web27mos/


關聯創作~
27番外--------森夏祭(國慶)
27番外 Ⅱ--------運命の人(中)
[ 27番外 ] 特別註釋


Photobucket



+++++++++++++++++++++++++++++++++++++++

大丈夫いつも
ちゃんと笑ってるよ
でも誰といても
何か足りない

+++++++++++++++++++++++++++++++++++++++++



「咦?娜娜,這是…桔梗??」藍看到蓮娜蹲下來,輕撫著生長在地上桔梗花的花瓣。
「嗯。」蓮娜慢慢地站起來。
「是紅桔梗呢。這可是連森裡也沒有生長的花。」

森最為六國聞名之一的,就是生長著五國中也不會有的珍貴植物。
要是連森也沒生長的話,不是已絕種了…

「紅桔梗的原生地是群山王國,但是現在的群山應該找不到了。」雖然蓮娜站了起來,但她的目光沒從紅桔梗上移開過。



「娜娜,你臉色不太好哦,用不用休息一會?」藍擔憂地問道。

自上回藍走失回來後,蓮娜變得每天也很勤奮的練習棍術。她和梵伊之間也好像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兩人就算碰面了也只是擦身走過。

「這樣不可以的。森和群山的關系一直都很要好的,不論是利害還是私交方面。這樣子怎樣能跟軍對抗?」藍雖然很想幫上忙,但卻不知道要怎辦。就算跟森說了,她也只是淡漠的說道:「是嗎?」輕輕的帶過了。

「那個,怎樣說…真的很對不起!!」

「怎麼突然道歉了。」蓮娜微微的縐起眉頭。

「我讓你和梵伊的關系變―」

「別說了。這不是你的錯。」

「但是、蓮娜我――」

「可以了。沒關系的。」蓮娜撫摸著藍的頭,說:「我們的關系從來也沒有友好過,所以也不能變得更差。就算被討厭了,都是我的問題。因為我還是我不成熟的人。」

「真的好嗎?你對他―」藍很清楚好友的心意。

「沒關系的。要修好我們的關系,唯一需要、唯一管用的,就只有時間。」

沒錯。
就算他沒有了回憶,她也不會忘記。
紅桔梗花,他們相遇的開端。

一切齒輪再次轉動之時
故事的序幕
就在那和平安逸的夏天―



+++++++++++++++++++++++++++++++++++++++

今あなたがここに
来るわけないのに
開けた窓から
見えた満月

27同人
 森番外――運命の人(上)



++++++++++++++++++++++++++++++++++++++++++


緣森曆四八四年若月


群山的國皇和一名女子一同站在陽台上,看著在庭園中愉快奔跑著的女孩。

「艾琳娜,那就是你的孫女兒嗎?」

「沒錯,」眼前的女孩雖不是她「真正的」孫女兒,但如現在的森皇待她如母一樣,這女孩也把自己視為祖母,自己也把她視作孫女兒般教育。

她說:「她將會是森的女皇。」在空中飛揚的水色秀髮,是森皇位繼承人的證明。

雖說森王族的髮色大多是淡藍色,但是要跟女孩一樣是水色髮色的,據說只會是皇位繼承人才擁有。而且,每一代也只會有一位王族是水色的頭髮。

這讓國皇想起了遙遠的往事。
五十年前,同樣擁有水色秀髮、和他並肩作戰、成功擊退軍的女子―身旁的艾琳娜。

擁有著證明的她,卻沒承繼王位。
成為了唯一的例外。
選擇了自己的道路,成為了「臣子」的她,讓自己的弟弟當上了皇。
她弟弟與弟媳過身後,由她的侄兒承繼王位。

跟自己不一樣,五十年的歲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跡。除了當時水色的頭髮都變成一縷縷的銀絲外,就只有臉上少許的縐紋能印證她真實的年齡。
反觀自己,經歷時光流逝、已開始呈現的老態。


想到這裡,還有一件令他憂心的事。

群山王位承繼人的問題。

事實上,他的確是有一個親出的孫兒,但………

「我說啊,你們群山老是在龜毛那些血統和階級的問題,最後只會把自己趕進絕路。」艾琳娜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一樣,說出了針對性的意見。

「有些規律不是說要修改就能修改的。」尤其以自身家族和光榮當作生命一樣的群山官員,對於血統這點的執著更是可怕。

「要把自己當作馬一樣配種嗎?」艾琳娜不屑的反問。她弟弟也有一個是平民出身的私生子,誰也沒反對把那孩子召回去,而且那孩子和他們相處也很融洽。所以她一直都不明白群山官員的思考方式。

國皇苦笑而不語。

「那你的孫兒現在怎樣了?」

「正式立為王子是不可能的了。要是以陪養為王家刺客而留在這裡的話……」

「你們真殘忍,這樣會毀了那孩子的。」成為王家刺客的第一條件,就是要抹殺當時人的一切感情,包括最重要的信任和愛。

「這是他們的條件,唯一可以把他留下來的方法。」另一個選擇就是 ― 死。

「那孩子是個可造之材。」艾琳娜想起三天前來到群山時,曾和他有一面之緣。

「可能這就是他要經歷的吧。」她明白不是每一個人也能幸福的生活著。

「今次你把她帶來的原因是?」平常艾琳娜也是帶同幾位隨從到訪,這回把孫女兒也帶來的話……

「群山和森先祖歐恩‧雷帝與奧爾瑟雅‧ 艾絲特‧維特的諾言啊。」

群山與森,雖是兩個獨立的國家,但於長期對抗軍的六國來說,卻是很重要的聯盟。要是群山被攻陷的話,森將會是另一個目標。兩國的關系就像左右一樣 ― 缺一不可。

每當兩國的承繼人出現時,都到其中一方去確定對方的身份。

「現在這種情況也有效用嗎?古老的諾言。」

「這就要看我的孫女兒了。要是她真的是森的皇……」

「對了。她的名字是…?」

「蓮娜‧朵莉絲‧維特。」

「啊~『誘惑的海洋女子』。這是你的主意吧?」

過去,艾琳娜也提及,要是她有女兒或孫女兒就會給她取這名字。

「這對森和六國都會是個新挑戰囉。」


像海洋一樣變幻莫測、又讓人們嚮住愛慕的女孩。

真想看看她會為森帶來什麼的機遇。

可惜我也沒時間了吧。



+++++++++++++++++++++++++++++++++++++++++++++


優美的庭園中一個寧靜的角落正躺著一個男孩。
如陽光般耀眼的金髮,帥氣的臉孔,閉著微挑的鳳眼,雙手枕在頭後,趬起了二郎腿。
要不是身上殘破的衣服,大概會讓人認作是群山的王子。

「沙沙…」聽到有異於被風吹動而發出聲響的樹葉聲,男孩警覺的睜開眼睛,準備隨時躲進身旁的草叢。

「好痛―」只見一個跟他年紀相約的女孩從樹叢裡出來,雖然嘴裡喊著痛卻沒有哭。好像沒有看到他的存在,女孩從地上爬起來後,自個兒的檢查膝蓋上的傷口。

「嗯…只是擦傷而已,沒有流血。」女孩拍拍身上的泥沙,但原來雪白的裙裝已慘不忍睹了。

女孩注意到男孩銳利的目光,輕快的踏跳著走到男孩面前蹲下來,說:「別這樣嘛,要不要一起來玩?」

男孩訝異於自己竟讓女孩走近。還有,女孩的反應完全是想象以外的。

從來也沒有人會親近他。

從來也沒有。


「嗯?不會說話?發呆了?唷~聽到我的話嗎?」女孩的手在男孩眼前揮了揮,便托著腮看看男孩什麼時候才作出回應。

「……」實際上男孩也沒想道要怎樣回答女孩的問題。

「呃,你好?」這種情況反讓女孩感到不知所措,尤其在互相對望的情況下。

「…你好…」幾經艱難男孩的口中才說出了這「普通」的話詞。

「太好了!原來不是聾啞的啊~我沒學習手語不會跟他們溝通呢…我是朵莉絲,你是名字是?」聽到男孩說話後,女孩的臉上立即堆滿了笑容。

聽見女孩詢問自己的名字,男孩再次警戒起來,原是鬆懈了的眼神變得銳利―

「為什麼想要知道?」

柔和卻危險的語調跟他的年齡完全不符。朵莉絲也沒被他突然的改變嚇跑,只是淡然地說:「只是不想『喂』或是『嗨』這樣稱呼你而已,要是你不介意這種稱呼也沒要緊啊。」

「這種叫狗一樣的稱呼。」朵莉絲心裡補上一句。


告訴她…應該沒關系吧…

應該…沒要緊…

或許…她的話…


「梵…!!」內心正在爭扎的時候,卻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梵…梵…很好的名字嘛。」朵莉絲愉快的笑了,誤會了他是因為有個不好的名字而害怕讓別人知道。

「幸好沒把名字全都說漏嘴,」梵心裡鬆了一口氣:「就讓這誤會繼續好了。」

兩人便就一同躺在草地上,朵莉絲不斷的說著自己剛才一直在庭園中躲人的過程。

接著―

「吶,梵…你是群山的人吧?」朵莉絲問道。

「…怎麼了?」

「你知道群山一個近著皇城,在山上的大草原嗎?」

「知道。」

怎會不知道呢。

那個遙遠卻又平和快樂的地方。

在他懂事以前…跟『她』一起生活的地方……

「你想去?」

「嗯。這裡雖然很漂亮沒錯,但…這是個鳥籠。」朵莉絲悲哀的說道。

「你不怕?」焚疑慮的看著她。朵莉絲看上去像是前一些日子宮裡招聘新宮女候選的孩子之一。擅自離開皇城的懲罰都是很重的,孩子也沒例外。

「有什麼好怕的。」朵莉絲對自己偷跑的技術極有信心,而且…

「在茶會前回來就沒問題了,那時馬車的進出很多,我們可以躲在馬車裡。」

「…那好吧。」



+++++++++++++++++++++++++++++++++++++++++++++



一望無際的草原,因位於山上而能把首都的的景色都飽覽於眼簾。廣闊的天空就像包圍著草原,讓人不自覺的沈醉在那海洋般尉藍之中。

「果然這種地方才是最棒的!!」風從草原的四面吹來,水色的長髮和白色的裙在風中飄揚著,朵莉絲的臉上是滿足的笑容。

開始時,梵還害怕在到途中朵莉絲會體力不支,怎知道朵莉絲不單在偷跑時快捷迅速,在出城後也充滿活力的催促他走快一點,走上山時更顯得輕鬆,到了草原後更四處奔跑,一點也看不出那小小的身軀有著如此驚人的體力。

「是呢…」看到如此熟悉親切的景色,梵的臉上不自覺的泛起淡淡的笑意。

那些溫暖的回憶有如泉水般湧出――

「你笑了呢,很好看哦。」朵莉絲回頭看到他的笑容。

聽到這話後,梵立即收起笑容。

「真可惜,知道是這樣子的話,我就不說好了。」朵莉絲失望的望著梵,卻沒有再說什麼。

「…差不多要回去了。」

「嗯…好吧。時間過得真快呢…下回一定要和我一起再來啊。」

「…晚上…」

「嗯嗯?」

「晚上這裡的景色會更漂亮,能看到很多星在天上。」雖然很想用優美的措詞,但他真的不會,也從未學會。

「是嗎?…那我們今天晚上再來好了。」晚上的確像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但朵莉絲還是擅自幫梵決定晚上的活動。

「等一下…今天晚上…」

「有什麼事的話我會負責的。來吧,回去了囉。」沒理會梵的反駁,朵莉絲拉著梵的手跑下山。


+++++++++++++++++++++++++++++++++++++++++++++



「蓮娜,你又偷跑了。」艾琳娜看著小女孩裙裝上的泥土,不需要詢問已確定好動的她一定耐不住三天的門禁偷跑出外。

「奶奶啊~你最明白我了。關著小孩子不讓他出門去玩是很殘忍的嘛~」蓮娜抱著艾琳娜撒嬌。艾琳娜對蓮娜的教育雖嚴,但對著她皮的撒嬌完全沒辦法。

「唉…玩得愉快嗎?有認識新朋友嗎?」

「很好玩!我去了一直都想到的那草原了!梵算是新朋友吧,雖然他都不大說話。」

「梵?」

「在宮中認識的,是他帶我到那草原的哦。」想起晚上跟梵的約定,蓮娜就笑得更燦爛。

「那就好。快點更衣吧,別忘了晚上的宴會。」艾琳娜拍了拍小女孩的頭,催促著她去更衣。

「咦?宴會……?」

「不會真的忘了吧?蓮娜。」

「不!怎會忘了呢。 宴會…我不需要留在那裡一整晚吧?」蓮娜小心翼翼的問。

「應該吧。怎麼了?」艾琳娜知道蓮娜不喜歡宴會。

「唔。沒什麼。」

「太好了,出現一會就去找梵吧!希望不要出問題就好了。」蓮娜悄悄地把偷跑的行程都整理好。



待續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