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27番外 ] 運命の人 (中)

有興趣知道詳情的可以去看這網↓
http://island.geocities.jp/web27mos/


關聯創作~
27番外--------森夏祭(國慶)
27番外 Ⅱ--------運命の人(上)
27番外 Ⅱ--------運命の人(下)
[ 27番外 ] 特別註釋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銀光流影

在輝煌的舞廳中,人們都在歡笑交談。
柔和的樂聲配襯著不時響起,清的酒杯相碰的聲音。
每年一度的五國宴會,稀有的在較偏遠的群山王國中舉辦。

穿戴著正式禮服的蓮娜,一直跟隨在祖母的身旁與他國的貴族們寒喧著。

「奶奶啊…我什麼時候才能休息一下啊?」蓮娜努力地保持著優雅的笑臉,微微的掀著嘴角問道。
要一個活潑好動小孩困在這種地方,每一分鐘都是種折磨。

「等一下你跟群山的國王見禮後就行。怎麼了?」艾琳娜斜眼地看著蓮娜,奇怪著她今天特別焦躁的反應。

「沒…沒…沒什麼啦。有很多人在滿緊張的。」蓮娜胡謅了個謊言。其實她從來都不會因為這種原因而感到

緊張的。

艾琳娜雖知道那只是個籍口,但也沒說什麼。
的確,其實當蓮娜跟群山的國皇行禮後就能退場了。
現在只是讓其他貴族們認知道蓮娜的身份,沒必要讓他人有機會接觸到蓮娜。


(即使在這種和平的時間,在暗中還是隱藏著危機。)


「啊,菲蕾翠卡(註),還有森的小公主啊。」
群山的王國與他的隨從朝著兩人走來。

「國王陛下,感謝您的邀請。」艾琳娜微微地低頭行禮。蓮娜則掀著禮服屈膝行禮。
「國王陛下,非常感謝。」

國王看著眼前嬌小、低著頭向他行禮的小女孩。

「森的小公主抬起你的頭吧。」

蓮娜抬頭後看著這位充滿威嚴的國王。
雖然她從小也接觸著不同的貴族、王族。有威嚴與迫力的人也曾見不少。
但當她的目光對上了這位國王後,心裡還是因他的氣魄與尖銳的眼神而退縮了。

「嗚哇…好大的壓迫感…這回搞不好真的緊張了…
不行!這樣的話怎樣能保持著奶奶的顏臉跟森的國威。」
心中快速地整理好心情後,原來有點怯懦的眼神也變得堅定起來。

看著女孩的反應,國王感到十分的愉快。

(果然是個有趣的孩子啊。)

無視驚詫的隨從,國王開懷地笑道:「哈哈哈哈哈,很好的眼神不是嗎。小公主啊,希望你也能享受今夜的

宴會。」

「承蒙陛下所言。」

「嗄……」看著國王轉身離去,蓮娜才鬆了一口氣。

「噗,你這小妮子也真的會有緊張的時候嘛。」艾琳娜笑著拍拍蓮娜的頭。

「什麼嘛…不過,奶奶你好害啊,面對這種氣魄也完全沒問題。」蓮娜坦率的說出了自己的感想。

「都這麼多年了,不習慣才奇怪吧。小妮子你退場吧。」

「嗚哇!謝謝奶奶!我最愛奶奶了!」

蓮娜跟艾琳娜行禮後便快步地離開了舞廳。


+++++++++++++++++++++++++++++++++++++++++++++


因為來不及衣服的關系,蓮娜只拿了斗篷就拔足狂奔,向著中午跟梵約定好的地方跑去。
不出所料,梵已在那裡等待著。
現在的他也穿戴得十分整理,跟中午的打扮完全是兩個人。
但是……

「好奇怪的用色…即不像普通隨從的衣色、也不是他國貴族們會用的顏色耶。感覺…總好像…」

隱藏於暗的感覺。

蓮娜好奇地打量著梵的衣物。同時梵也縐起了眉。

「你這是搞什麼的?」
即使是穿著斗篷戴著帽子,也掩蓋不住蓮娜額前藍晶鑽的光芒。

「哈哈,剛才要參與宴會啦。雖然已沒有我的事所以才能溜出來,但也來不及換衣服。」

「哦?」
梵想起了剛才的宴會。的確沒主人們的准許隨從是不能離開的。

沒有詢問蓮娜身份的他,也像中午時把她當作成新來的待女看著。

「沒想到貴族們還真的夠誇張的。」

「呀…這倒是有一點的啦。」
蓮娜也不禁認同,大部份貴族在這種地方都會把自己的財富跟權威都顯露出來。

接著她想到不能太晚回來,便抓著梵的手說道:「別管他們了,我們也快起行吧!不快一點被抓著了就很麻

煩了哦。」

「…也是呢。」

明明是才認識了一個中午的這女孩,卻能讓他放下戒心。
不介懷跟她說話、和她一起溜出去、連被抓著手也沒有把她甩開。
真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人。

大概是因為、她身上擁有著『自由』的味道。

跟她在一起,就自然的忘掉了自己還在一個華麗卻又骯髒的籠裡。

她就像是一陣自由的風。
只要乘著這陣風、哪裡都能去。


「梵,快爬上去。」
看著她從樹叢中拉出了匹小馬時,他才發現這女孩真的有著很大的膽子。

「這…不是森的小馬嗎?喂喂…被人發現……」

「哦?你倒放心,這馬很乖哦?而且也跑得很快!」

「這不是重點吧……」
雖然是這樣說,梵也輕易的爬上了小馬、也順道拉了她一把。

「謝謝!咦,梵你要拉韁繩嗎?」
發現自己了在梵的懷裡的蓮娜,位置完全不好拿韁繩。

「啊,沒問題。」
梵的眼中閃爍著愉快的光芒。騎馬正是他最喜歡的東西之一。

「噗……那好吧。」
感覺到梵愉快的心情,蓮娜乖乖的讓梵一手圍抱著,一手操控著韁繩讓小馬奔馳離開王宮。


+++++++++++++++++++++++++++++++++++++++++++++


「嗚哇!果然是不一樣的!」
明明是相同的地方,但在晚上卻完全不一樣的境色。

一望無際的星空
就只是站在斜坡上,就覺得伸出手時能觸碰到天上的星晨。
草地上也遍佈著只有晚上才會盛開的銀月見,就如跟天上的星晨互相輝映著。

在這之中愉快的旋轉著的蓮娜,也不曾為意自己的帽子已滑了下來。
頭飾在互相碰撞後發出叮嚀的聲響。

只見她張開雙臂,感受著微風吹拂與之中淡淡的花草香氣。

梵牽著小馬向著蓮娜走去。
在走到蓮娜的身旁時,她放下了雙手,轉過頭來。

「謝謝你,梵。今天一整天都麻煩到你了。」

「…沒什麼。」

「真的很感謝。」

「……」

聽著她的話,梵不知能用什麼回應,只好沈默以對。
蓮娜也沒怎介意,只是靜靜的看著星空。
當她再次環視四周時,突然發現了地上銀光中的一點紅。

「哇?!那不就是……」

梵看著蓮娜看著附近處跑去,也拉著馬慢慢移動。

「梵、你看你看!這不就是紅桔梗嗎?」

「啊…聽說在原生地的群山境內也很稀有。」

「說起紅梗桔跟星空……我就想起了一個故事了呢。」

看到梵疑問的眼神,蓮娜接著說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國家的國王和一個女王。
他們既是戰友、又是情侶。在戰場上一起衝鋒殺敵、互相扶持。
經歷時期的流逝,兩人的關系而不是情侶、夫妻等詞彙能表達的關系。
兩人擁有著的是超越著世人所想,所謂『愛』的關系。
可惜,即便有著這般關系的兩人,也迎來了必需離別的一天。
在分別前一天的晚上,兩人來到星空之下,以著紅桔梗起誓。
『雖則二人在此分別,但兩國的友誼以紅桔梗為證,一到永遠。』
『每當兩國出現承繼者時,也必將承認其身份,並承傳著這友誼。』
……就是這樣啦。」

「……沒聽過的故事。這樣的通常都是一個傳說而已。」

「誰知道呢?故事、傳說還有事實,都是只差一線的東西。
過去的事物都是由著人們承傳而變成了『故事』跟『傳說』嘛。
奶奶都是這樣告訴我的。」

「……是嗎。」

「嗯……吶,梵。」

「……」

「我們是朋友嗎?」

「……誰知道。」

「什麼是『誰知道』啊??!!『是』與『否』這種事不就是自己決定的嗎?
不過要是你不能決定的話就由我決定好了。」

「喂,這種事怎可以――」

「我!在這裡、以紅桔梗為證,永―遠―都會是梵的朋友。不管他與上了什麼麻煩,我都一定會幫助他、保

護他的。」

蓮娜拿著採摘了的紅桔梗,閉著眼說著。

「朵莉絲你太輕率了吧?!你認識了我一天也沒有、你連我的身份是什麼都不問就能說出這種話嗎?!」
梵抓著蓮娜的雙臂激動地說著,不自覺地喊出了她的名字。

從小也沒有過怎樣強烈感情起伏的他,怎麼面對著這女孩卻總是沒辦法。

「雖然我還只是個小孩。但很多事我還是知道的。梵,一直在一個我沒法觸摸、也沒辦法進入的世界裡。」
蓮娜張開了眼睛,跟梵對視著。

「在第一眼看到你時,就很想跟你當朋友了。
我認識的人都擁有著不同的感覺,可是像梵那樣的感覺卻是第一次。
很悲傷、但又很堅強、驕傲、有著不比他人遜色的光芒。
那光芒就像是予生具來的,不管怎樣都不會被磨滅,反倒會越來越強烈。
而且,雖然冷漠,卻比任何人都要溫柔。
我很喜歡這樣的梵。」

「朵莉絲你…」

第一次、與上了這樣坦然地別示著善意與喜愛這感情的人
在王宮中,即使是在底下的階層,如此坦然的表現自己的感情都是一種禁忌。
這樣只會讓自己陷入別人的陷阱、被抓著弱點。

然而,她總是這樣自然地表現著世界的另一面
純粹的、單純的好意。

(總是輕易的讓我接受了她的話)

「…好吧。我明白了。要是我不說的話你也不會放棄的吧?朵莉絲,你是我第一個朋友。這個紅桔梗你就拿

著吧。」

「嗯!梵、謝謝你!」

蓮娜高興的撲向梵,用力地摟著他。

「咳…咳…也不這樣…用力啊…」

「嘻嘻。走吧。」
蓮娜鬆開了雙手,自行翻上了馬背,高興地揮著手中的花。

「你啊…真是個任性又自負的人啊…」


+++++++++++++++++++++++++++++++++++++++++++++


當兩人回到王宮後,梵正在扶著蓮娜下馬時…

「你在做什麼?!」
一把尖銳的聲音把兩人都嚇著了。

「唉…什麼―」

只見兩個衣飾跟梵很像的男人向著兩人跑來。

「快放開那位小姐,她可不是像你這種人能觸碰的!」

其中一個男人用力的把梵推在地上,並捉著他。
另一位則單膝跪著向蓮娜賠罪

「非常抱歉,森的公主。讓你受驚了。」

「呃―」

「公…主…?」
梵一臉驚詫的看著蓮娜。

「不…不是啦!什麼公主啦!你們認錯人了!」
蓮娜極力地否認著。一邊想著怎樣能把梵救出來並從這兩人手中逃掉。

「朵莉絲…你真的是――」
顫抖的聲音,完全聽不出梵真正的感受。

「竟敢直呼公主的名諱,好大的膽――」

眼看那男人就要給梵一巴掌,蓮娜情急下也只能以公主的架子喝道:「請你住手!」

「但是…」

「我說問題沒就沒問題,你有意見嗎?」

「…在下明白。」

「哼,請你也放開他。」
說完,蓮娜跑到梵的面前推開了抓著梵的男人。

「梵!梵!你沒事吧?沒受傷吧?」
蓮娜緊張的探頭看著梵的臉,檢查著他有沒有受傷。

「放開我。」
異常冰冷的聲音,讓蓮莉也驚詫起來。

「梵…?」

「別叫我的名字。」

「…梵,其實――」

「你滾。」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明明剛剛才說跟她交朋友。
明明沒問清楚她的身份就擅自認為她是個待女的是自己
但當聽到她是個公主時,心中湧出的是濃厚的失望、背叛感跟恨意。
雖然是不是只針對她個人的恨意,卻不由自的向她宣泄了。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原以為是站在同一個地方,可惜那只是因為她而看到了「夢」
一個永不可能實現的夢

一手賜予他翅膀,也同時是她把它們折斷。
這種再次失落的痛,眼前的她,是不可能會明白。


「發生了麼事?真吵。」
聽到這冷酷的音,兩個男人都露出了驚慌的神情。

「泰……泰雅陛下……」

從陰影中走出來的,是不管氣勢與樣貌也跟群山的國王同出一徹的男子。
跟國王不一樣的,他的臉上缺少了仁慈,是個冷酷無比的人。
他就是群山國王的兒子―泰雅王儲。


泰雅看也沒看就命令兩人:

「把他帶下去。」

「遵…遵命!」

接著再人抓著不曾反抗的梵離去。

「等…等一等,泰雅陛下!」

蓮娜急忙跑到三人前擋著他們的去路。

「森的小丫頭嗎?這裡沒你說話的餘地。回去吧。」

「但是這跟梵沒關的…!!」

「小丫頭,你真的知道你在這裡的地位嗎?以你現在的身份能說什麼?」

「怎說這都是我硬要拉梵出去的,有什麼問題的話我也有責任!」

「哦…?」
泰雅嘴嚼著蓮娜的話。

(滿有趣的小丫頭呢。看來跟小鬼的感情很要好嘛。)

「帶下去。小丫頭,你跟我來。」

「但…但是!!」

「你想要負責任嗎?我現在就給你一個機會。不然就是小鬼要受皮肉之苦了。」

「我來!」
原來是有點猶豫的蓮娜,聽到梵因為自己而受罰,想都不用想就答應了。

「很好。」


+++++++++++++++++++++++++++++++++++++++++++++




來到了王宮的一個客房,泰雅坐在沙發上打量著蓮娜。

「小丫頭,你認識了小鬼多久、知道小鬼的什麼?」

「呃…認識了不夠一天,就只有名字。」

「就只有名字?還認識不夠一天。哈哈,因為這樣的一個小鬼而答應別人的要求?」

「因為我跟他是朋友。」

聽到蓮娜的話,泰雅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朋友?不虧是個天真的小公主。這樣簡單就能跟人扯上關系了嗎?看來森的教育還不是普

通的失敗啊?竟教出了如此天真的小公主。」

「才沒有!我只是為著我對梵的諾言而負責! 」

「就憑著這樣的一句你已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公主。」
泰雅走到蓮娜前伸手抬起了她的頭。

「痛…」

「你要責任?你能怎責任?觸犯了王官規律的人不管是誰都要受罰。以小鬼他今晚所犯的也有他好受的了。



「…梵…他會怎…樣…?」

「這個晚上大概都得受鞭刑了。怎樣?你要代替他嗎?」

「………」

「沒有人會做這種蠢事。小丫頭,學著別淨只會說漂亮的話。」
泰雅放開了蓮娜。回到沙發上懶慵地坐著。

「……雖然我不知道梵很多事,但是,我很喜歡他。」

「哦…?」

「就是因為他的溫柔,我今天才過得很快樂。從他那裡得到了的快樂,我不能夠這麼自私,看著他受苦我也

袖手旁觀。」

(即使我現在的力量很小,但我也應該能做到一些事能夠幫助他。)

「哼。你知道他是群山的王家刺客嗎?你這種人只會毀了他。」

(給了他看到不應看到的夢)

「……切。」

當蓮娜聽到「王家刺客」這詞時,明白了這人剛才話中的含意。

「王家刺客」是直屬王家的一種護衛與暗殺者。
通常這種人也曾是死囚,因為能力而被王家的人看重,得而免去死罪,在王家服務著
但被免去死罪的同時,也代表著得放棄過去的人生,以另一個人的身份而活著。
失去活在「光」以下的資格,永遠只能活在「暗」之中

今天自己所做的一切,對這裡的人來說完全是種「麻煩」
曾活在「光」以下的經歷,只會讓他們難以訓練他成為他們想得到的「結果」―完美的殺手。
同樣,擁有著這經歷也不一定能幫助他熬過這嚴酷的一切。
大部份人在超越前已經崩潰。


蓮娜抓緊的了手中的紅桔梗。


「既然是這樣的話…」


(對不起,梵。)


「我會讓他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事」


(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這樣。我希望你成為能夠超越這一切的人)



「這樣足夠嗎?這樣的話你們對他的訓練也會較順利吧。」

「哼,能做到嗎?還有,你覺得這樣有誠意嗎?」

「有。因為他是我很重要的人。」

看著蓮娜的堅定的神情和語氣,泰雅有一件事是能肯定的。

「你喜歡上小鬼了吧。」

「…那又怎樣?」


「哼。這夠有趣。」


紅桔梗還有森的公主。
那小鬼的運氣真是不錯。


「就讓我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吧。」

「請把他帶到我的房間去。」

「好。」

泰雅拍了拍手。

接著,在窗外出現了一個身影。

「陛下請分咐。」

「把小鬼帶到小丫頭的房間去。」

「呃?…啊,遵命。」

窗外的男子遲疑的看了看蓮娜,接著就離開了。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