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GARNET CRADLE sugary sparkle サーリヤ 中下篇

Photobucket



Blog感想
Garnet Cradle 一周目
Garnet Cradle 白土楓
Garnet Cradle 西蓮寺理人
Garnet Cradle 櫻沢輝一郎
Garnet Cradle 全通! (撒花)
微睡む月のアリア=歌詞
GARNET CRADLE/応援バナーキャンペーン・プレゼント
GARNET CRADLE sugary sparkle 速感
GARNET CRADLE sugary sparkle サーリヤ 上篇
GARNET CRADLE sugary sparkle サーリヤ 中上篇
GARNET CRADLE sugary sparkle サーリヤ 下篇
[ GCSS ] 貓耳ed一切都是陰謀論(狂笑)
GARNET CRADLE sugary sparkle 理人篇


Photobucket


寫完中上後我覺得我死掉了(喂)
差一點就寫出了6000字…
要不是中途我開始累了並有幾句不太確定所以不翻的話
絕對會6000 get的(杯具)
這篇的劇情應該是透矢和楓的
但是…但是…
媽媽啊這兩個不又是爆長的嗎?!=口=
我…我…我…
我不想理了啦!!!(喂)

離開了理人前輩的城堡後,美紅和サーリヤ看到大姐在等著二人。
サーリヤ既沒看著美紅,也沒有說話的,就只是默默地立在那裡。

(這終於是第二個…
真的能全都收集到嗎……)

「!!」

(不行不行!我不能在這時候感到不安的!)

「…嗚…」


正當美紅在擔心收集飾物的事時
她突然感覺到腿上一陣劇烈而灼燒的疼痛
察覺到美紅因疼痛而捲縮著的サーリヤ,擔心地觀察著美紅的臉

「嗨?還好嗎?」

「呃?啊…啊、對不起!只是有點不舒服…!」

「……」

サーリヤ的眼底裡閃過一抹討厭的陰沉神色
而他的眼神看著的並不是美紅的臉,而是她的腿
美紅也順著他的視線而看下去

「啊…」

沒有錯,那的確是那痣
她倆腳上也出現了那讓人不安的痣

「…——很痛嗎?」
サーリヤ帶著不安並且非常擔心的神色看著她
他的聲音中也充滿了悲傷和哀痛

接著,他伸手撫摸著美紅浮現了痣的腿

手指的觸感不知怎地讓美紅感到十分的羞恥
就像是為了逃避這感覺的立起來

「沒、沒事!總之現在是要把飾物收集好。快點走吧サーリヤ!」

「……(嘆)」

就在サーリヤ好像話要跟美紅說時
大姐拍了拍美紅的肩

「兩人辛苦了。在紫之王子那裡拿到了飾物了呢。那跟著的是蒼之王子哦。就在那門的後面。」

「蒼之王子…呃、餘下的有勅使川河原君…應是トーヤ王子和…楓?會是誰呢?」

「就是這樣。那加油了呢。」





穿過了門的二人這回來到的是一個古色古風的迴廊之中


「這樣說的話…確實像是平安時代呢……」

「是誰?」

「那個…打擾了,我們是來找飾物的……啊!」

「咦?」

「勅使川河原君…!」

沒錯,這國他們二人遇到的是這娃(喂)
雖然聽到美紅叫著他的名字,但他卻一臉迷惑
還問美紅是不是將他和他人給混淆了,他並不是叫這個名字,他的名字是蒼之王子
到了這地步的美紅也不知應怎樣做,只好求救似的望向サーリヤ
接著サーリヤ展露了一副社交樣(偽善{喂})的笑臉走向透矢

「那蒼之王子。我們想要您所持有的飾物。」

「飾…物…?那是什麼?」

聽到這回答的兩人訝異地看著對方
而透矢則皺眉了

「…不會吧。難道你們也在找尋獻給公主的寶物嗎?」

「咦?」

サーリヤ和美紅再次訝異地看著對方
透矢的兩個回答實在在兩人的預料之外

美紅很緊張地問サーリヤ應怎麼辦
而サーリヤ則叫先別作聲
跟著便繼續頂著那燦燦的笑容混下去

「蒼之王子,看來是有什麼給搞錯了。我們是聽從某人的命令而前來參見您的。
為了要完成粟您的要求。」


「…什麼?這樣說的話你們是前來幫助我的人嗎?」

「咦…?」

「別插話了。
是為了什麼而在煩躁呢、蒼之王子?我們能幫上忙的話什麼事都會做的。」


但是透矢還是不這樣輕易地信他們
サーリヤ則努力地說服著透矢相信他們
這情景讓美紅感到十份的微妙

サーリヤ成為了人,來到現實已經過了半年多了
在這現實裡不別說是叫他作「王子」的人,知道他是「王子」的人更不可能存在
但是,在這時候美紅感覺到サーリヤ果然是「王子」
雖然絕對沒有使用強硬的詞氣,但卻會有著不能不跟從的感覺
迫力…好像是有點不一樣的威嚴感…但是又好像有點不一樣
看來透矢也有這感覺,所以他也不保留地告訴兩人他的煩惱

他有著一個深愛的公主,不管怎樣都想得到的那個公主
但是無論他獻上怎樣的寶物公主還是無動於衷
(這個是竹取物語吧… = =)

看著透矢也可憐相,美紅也由不得同情起他
她便忍不住插話了

「那個…在獻上寶物的時候,那位公主有怎樣的反應?」

「完全沒有高興的感覺。」

「有說什麼嗎?」

「一直都是說著『希望得到包含著你心意的東西』。」

聽完這話後,美紅明白了那位公主的心中所想了。
那位公主,大概是面對著怎樣昂貴的東西也不會心動

「……那樣的話、王子。不論是怎樣的寶物她也不需要的。」

「別開玩笑了!
眾多的王子每天晚上都帶同著特意為她準備的寶物而去拜訪她。
但你卻說不需要帶任何東西?」


「是的」

「怎可能!你認為我能做出這種事來嗎!」


「我覺得那位公主並不想得到高昂的寶物。她只想知道王子真正的想法。」

「真正的想法?」

「王子請聽我說。王子,您認為那公主會是因為珍貴的寶物而心動,
從而就挑選出喜歡的對像的人嗎?」


「當然沒有這樣想過了。那位公主是清高、純潔,並而不會為財富而迷惑的人」

「什麼嘛,王子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

啊?!」

跟著他便很扭地說他不知道要怎樣做
要像比干那樣剖心的事是做不出來啦(大誤)
其實他想念公主得他真的想要在她面前叫喊著
(噴死,果然是個孩、子、啊wwwww)

「不管怎樣先去吧。」

「啊?!」

「真的是想要那公主的話就大喊著喜歡你前去奪走她吧。
在煩惱的時間被其他王子搶走了的話怎算」


「…!!」(晃然大悟)

「對…對呢。即使在這裡苦惱也傳届不到給公主呢」

「沒錯沒錯!加油啊王子!」

就在美紅鼓勵他的時候,她發現透矢很仔細地打量她。

「……說起來,你和那公主像得真像呢」

「…咦」

「嘛、應該是我的錯覺吧。不能是我太過想念她而看錯了也不定」

「是錯覺吧、王子」

「唔……」

「……」

「……」

「不是…怎樣看都像極了。……啊、難道真的是公主您?!
難道就是因為那男人(在指サーリヤ)的原固才不能對我倘開心扉嗎?!」


「請…請等一下!!我不是那位公主!!你認錯人了!!」

「沒有,我已知道了!你就是竹取公主!!我所愛著的人!!」

「你誤會了!真的認錯人了!」

「事情變複雜了哪」

「等一下サーリヤ!你在說什麼啊!」

在兩人還在吵的時候透矢又加入了
還說サーリヤ是狐妖,美紅就是被他迷惑才不和他一起
サーリヤ一臉不爽地解釋著他也不想穿這套衣服的,而且這裝束也不是狐妖(是狼!!)
透矢沒有聽到サーリヤ的解釋
自顧自地對美紅說著要殺掉サーリヤ來解救她 =▽=

「那樣會讓我困擾的」

「為什麼能這麼冷靜啊サーリヤ!」

「要說冷靜話……」


Photobucket




「!!!!!!??????」

在那一瞬間,美紅就被サーリヤ拉過去吻住了
(媽媽啊!好萌啊!!JR━―━―━(゚∀゚)━―━―━― !!)

在美紅發現了發生了什麼事後,便反射性地掙脫了サーリヤ的魔掌(喂)
而サーリヤ也沒在意,只是掛著那燦爛的笑臉面對著對這件事嚇呆了的透矢說道


Photobucket


「就是這樣蒼之王子。這是我的女人。」
(啊啊—我願意!!!{靠})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被嗆到)什麼……」

「沒聽到嗎?我說這是我的東西。」

(這就是我說為什麼看到代表物時「我是你的專西」會比「你是我的東西」萌。
試想想,就是因為有「那是我的東西」才會有「我是你的東西」的那種認知=////=
要是想到自己是貓耳的東西時…我覺得我對我家那兩位後宮有點把持不往了)

「サ……———サ、サ、サ……」
美紅也因サーリヤ的告白(?)羞恥得結巴起來

怎知道一下秒,サーリヤ卻收起笑臉嚴地對透矢說

「喂!!不要認錯你真正喜歡的女人!」


Photobucket



「!?」

「呃…!」

「就是因為這種性格才會被公主試探你!!剛才也說了吧!
喜歡的話就前去奪走她!!」


「躊躇的話就會逃走了!!難道你想昂看月亮,因為永遠的孤獨而哭泣嗎!!」
(嗚…我死了…貓耳你每一句都把我擊中了。而且這段讓我想起了微睡む月のアリア
片桐老師你是神 丌w丌)

「……!!」
「…———就是這樣
就如你所說…!!
想要的話就去奪取!!比任何人都要快!!就是這樣!!」


「沒錯!!」

很激動的透矢便急著要前去那公主的家
在美紅提醒下透矢想起了要給獎勵XDDD
便叫他們隨便地拿走寶物中他們想要的東西
接著就起行了

兩人輕易地在寶物山(汗)中找到了飾物

Photobucket

但就在美紅高興起拿起了下飾物的時候

「呀呀…——!?」

就在她拿起了飾物的瞬間,她感覺到背上一陣激烈的痛楚
像被火燒那般的熱刺刺的痛楚,辛苦得讓美紅站也站不起來

「喂!?」

「嗚…」

サーリヤ也立即上前,彎下腰看著因痛楚而蹲在地上美紅的臉孔

「很痛嗎!?」
(貓耳的表情個聲音都太到位了///// 花花你犯規)

「沒…沒問題的,只是背上…有點痛…」
雖然是很痛,但美紅還是硬說沒問題

「…背上?難道…」

痛楚仍然是沒有停止
背上火燒的感覺,讓美紅感到即使是呼吸也有點困難

「喂,把衣服脫掉。」

「!!??」

「不要想錯成奇怪的東西。不管怎樣都給我脫掉,不願意脫的話我會幫你脫的」

「什…你在說什麼?!不會脫的絕對不會脫!」

「讓我看看你的背部吧」
邊說著的サーリヤ邊脫著美紅的外套

「不要不要住手啊!」

「不管怎樣讓我看看你的背!要不然真的會脫掉你的衣服啊!」

「……!!」

美紅在那時真的很想對著サーリヤ大喊「笨蛋」
但是因知道他非常的擔心他所以才沒喊出口
只是另一方面,在最喜歡的人面前脫掉衣服,讓他看著背部
真的想讓他知道這是一件何等羞澀的事

慢慢的開始脫掉外套,但因為過於緊張的關係
手指並不能靈巧地除掉衣扣
在途中一直都感覺到サーリヤ的視線
原來一直都在發痛的背,取而代之是因被注視著而感到的痛楚
(好吧,我知道我這句翻得廢得無可再廢)

「這是……———」

Photobucket


「…果、果然……痣擴散了嗎…?」


(其實看到這裡我笑了{喂}
重點時…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美紅同學沒有穿胸罩 =口=||||||
以她的大小不能不穿啊{靠}
難道外套有縫上胸罩????)

平常即使是有害怕和恐懼的事都不會說和在臉上表現出來的サーリヤ
美紅留意到他現在卻露出了非常不安的表情
就算不用鏡子,美紅也能看得到擴散到背上的痣

已經嚴重地擴散到這地步
甚至讓サーリヤ也說不出話來的地步
究竟美紅在這幻影般的ミフターフ迷失的期間中,已經過了多少的時間呢?
手掌、腳——甚至是背部
很快,美紅的身體就會完全地被痣所覆蓋著
想到這裡時,美紅也忍不住哭了
就在那瞬間———


Photobucket


「……對不起」

「……?!」

突然被サーリヤ用力的納入懷裡,讓美紅的呼吸停止了一下
裸露的背部和サーリヤ的肌膚緊貼著
甚至連他心臟的跳動也能能感受到
(傳說中的肌膚之親{靠})

「這一切也是我的任性所招惹來的後果……對不起」

「サーリヤ?怎…怎麼了?發出了那種聲音(好怪的翻譯||||)……不像你哦…?」

「……沒有那回事。我只是個因為無聊的嫉妒而讓你受苦的男人。」

美紅感覺到サーリヤ把他的臉埋在她的頭髮裡
同時,還有淚水的感覺
(喵的這句翻譯機了||||)

「……———サーリヤ?」

在美紅疑惑的期間,原來抱擁著她的臂彎把她抱得更緊
重疊的肌膚,把サーリヤ的體溫也轉移到美紅的那裡
百感交雜的感情,一一在美紅心中徘徊著

明明是因為痣的擴散而感到恐懼和不安的
但這樣被サーリヤ抱擁著時,恐怖感變得微弱了
跟著,羞恥的心情,還有同等的高興和喜愛的感情也溢滿在心頭
讓美紅十分困擾

明明不能不快點前進,但她卻沒有從サーリヤ的腕中掙脫開
還覺得要是永遠也是這樣也不錯

「已沒多少餘下的時間了。但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告訴你
之所以我說不想去Party是因為……非常的重視你」


「咦?!」


Photobucket


「還有,要是真的被你忘記了的話,請不要把這當作是玩笑
即使被你忘掉,我還是永遠地愛著你」

(///△///請不要閃光彈啊//////)

「…嗚」
在這和時候,對美紅來說這是非常起過份的話
應該感到高興,還是覺得悲傷,美紅已不知道了。

「……你覺得我會忘記嗎?」

「我認為你是不想要忘記的。」

「……——
……———サーリヤ。要是能回到現實去的話…一定要告訴我…真正、正正的理由哦?」


「…對呢。到了那個時候。」

「……知道了。那我一定不會忘記サーリヤ的。」

「……」

「一定要兩人一起回去哦?」

「…對呢。」

「係係、你們兩人燃起來是很好但也請要看時機呢——」
突然出發在兩人身邊的大姐一臉納涼地說著掃興的話
同時也把美紅也嚇了一跳

「!!??ファラーシ?!」

「唔 = =」

「啊!痣己擴散到到這樣了嗎!要脫的話請到別的地方脫啊王子!!」

(噴心!!大姐你的吐糟!!你所指的是床嗎?{喂}
不過你要知道近來很流行野餐哦?wwwww
基本上有很多遊戲都去野餐了=▽=)

「真的是!!不快點的話不行啦!!」

「對…對不起!!」

「下一個是白之王子啊!對你們來說大概星最難的一關了!快點吧快點!」

「咦?!
ファラーシ?最難的一關是怎麼一回事?」


「キイチ、リヒト、トーヤ……——剩下的就是ナスル了吧」

「要是只需要解決一個人就好了呢。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咦??」

「嘛…算了。總之,快點走吧。」


Photobucket


踏入門後,他們來到了一個陰沉的地方
不止是那裡的空氣是如此的冰冷刺骨
給人的印像也如同墓地一樣
陰暗潮濕,並且瀰漫著不祥的氣氛

「要是一直走下去的話,就能到達白之王子的所在之處了。這是最後了,加油吧」」
如同過去在ミフターフ那樣,大姐還是溫柔地支持著美紅。

「嗯、我出發了!」」
美紅揮著手和大姐告別後,便和サーリヤ一起前進了。

兩人看到在遠處有一個較光亮的地方

(楓就應該是在那裡吧…)」

「要是只需要解決一個人就好了呢。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美紅想起了先前所說過大姐的話

(只需要解決一個人…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明明已跟其他王子都見過面了啊……)

「啊…!」


果然,在這裡等著他們的是楓
楓的臉上,一如以住的展露著穩重的笑容

(雖然ファラーシ說過這是最難的一關,但楓的話絕對會明白的…!)

美紅就這樣想著,和サーリヤ一起過去時——

「我拒絕」

「我們什麼都還沒說吧」

「目的是飾物吧?那我拒絕。」

「楓…!」
美紅用著半哭又著急的表情懇切地看著楓
而轉過頭來的楓也是用著一貫穩重的笑容看著美紅
跟剛才和サーリヤ說話的惡劣態度成了很大的反差

「小姐
雖然現在痣擴散的時候是會有點辛苦,但請再忍受外一會吧」


「……矣?」

「只要再過多會就能漂亮地忘了他啦」

「呃?!」

「サーリヤ王子傷害了你,讓你傷心了
實在不能原諒」


「不…不對呀、楓!那是誤會而已!求求你,把飾物給我們吧!」

「…誤會?」

「不…不算是誤會的程度。我的確是有傷害到她。」

「等一…サーリヤ?!請不要在說這種負面的話。這樣下去你就會被我忘掉的啦!?」

「雖然那會讓我困擾,但我做不出,要否定傷害到你這點不是事實這種事」

「不要像在說別人的事那樣啊!!我明明是這樣的努力(幫你說好話)!」

接著,大家都沈默了。

「呃…那…?」

正當美紅想打破這沈默時,サーリヤ先開口了。

「喂
傷害了她一事我老實地承認。還有,也想因為此事而道歉的。」


「?!」

「所以請把飾物交給我吧」

「……———即使是變成了人,那種態度還是沒有改變啊」

「那當然了。不論是身為夢魔還是身為人,我還是我啊。」

(wwwwwww截到楓的要害了
就是楓做不到這點我才對他有所保留啊=w=)

「…切 = =
不管怎樣,飾物也不會交給你的了」


「楓……!!」

剛才還是很嚴的楓,轉過頭來
用溫柔的語氣對著美紅說
(同學你累不累啊{喂})

「小姐、沒要緊的。
在這漫長的人生中,我保證你會遇上比他更有魅力的男性。能讓小姐慢慢挑選的」


(同學你這樣是間接承認了貓耳很萌(咦)對吧 ╮(—▽—)╭)

「…?!」

「明明是小姐這樣期待的christmas party……
拒絕邀請的他是何等不解風情和愚蠢的男人」


「那、那個其實是……!」

「小姐這是好機會。甩了這男人吧」

「!!??」

「小姐沒關系的。即使是現在您閃耀的光輝也不會因此抹上一絲暗淡
常言道,年少无知嘛。
這種東西雖會重蹈覆轍,但小姐的人生現在才正式開始。將來絕對會遇到更好的男性。
直到小姐遇到不會拒絕邀請,不會讓她傷心的男人」


「楓!」

「サーリヤ王子,事情就是這樣了。現在就立即從小姐的面前消失吧。」

「……!!」

眼瞳中充滿了冷漠的威壓感,完全不是平常溫柔的楓
美紅知道了楓是認真的想要サーリヤ消失的。

「有一件事倒想確定一下,痣和詛咒那些東西會怎樣?」

「請放心吧。你消失以後,所有東西都會還原回到理實去。」

「果然是這樣呢」

等一下サーリヤ!不要就這樣就認同了啊!!」

「他就是這樣的男人。一點慈悲心都沒有,不值得接受小姐的愛的男人。」

「…!」

「小姐,過來這邊吧。」

楓向美紅伸出了手
但美紅即沒有回應楓,也不想回應他
其後更賭氣地叫道

「……不會再遇到的了!」

「咦」

「咦」

「我只會要サ—リヤ!!爸爸和楓都太過份了!雖然不超過但太過份了!」
(我默了,原文的確是ひどくないけどひどい|||||)

「的…的確雖是吵架了!但已經兩人自己解決了!」

「小姐…」

「感到父親和楓對我的關愛是很高興。…但是會不會是過份保護了
我只會要サ—リヤ!!絕對不會忘記的!!不要跟サ—リヤ以外的人相會!
我已經這樣決定好了!!!」


「……=口=」

「……=口=」

サーリヤ和楓,兩人都用著驚異的表情看著她

(原文是いつもの二人らしくない表情,要是直接翻「不像平常二人的表情」實在太怪了
所以就是いつもの二人らしくない>大概被嚇呆了>驚異的表情,這樣)

雖然美紅說完後也感到十分的羞恥
但正所謂「覆水難收」嘛

「……不、怎麼說」
サーリヤ很希有地地露出了非常害羞的表情,並在美紅背後抱著她

「(笑)就是這樣的一回事。把飾物交給我吧。
我也不想被忘記掉那。」


「……」

雖然美紅看不到サーリヤ的臉孔
但聽到了他的語氣後,總覺得自己看到了他現在的表情
大概是一張極度驕傲的臉孔吧

「……——已經可以了,兄長大人」

「咦?」

「……椿」

「小椿……!!」
(難不成,ファラーシ說的就是小椿?!)


(溫馨提示:
在進來前大姐就提及過這關中他們面對的很可能不止是楓一人
要說起楓的話…會跟他一起的大概就只有小椿了XD)

雖然她什麼都沒說
但小椿就從美紅和サーリヤ身邊走過,站到楓的身旁

「我們的確…做得過火了也不定。因為過份地在乎公主殿下而忽略了其他事也不定。」

「……你是這樣想嗎,椿」

小椿用力地點了頭

「我……——稍微反省了。自己的想法實在太膚淺了」

「小…小椿?」

「不是現出也可以啊,把サーリヤ王子消滅一事。」

「?!」

「對、不是現在也可以。現在(把他消滅)過早了。
在以後,サーリヤ王子更加更加喜歡公主殿下、沒有了公主殿下就活不下去的時候
把公主殿下搶走應會有更好的效果。」


(wwwwww小椿你)

「…也對,原來如此。我也沒想到這一層啊。不能不反省一下。」

「小椿!楓!」
在美紅很情急地叫著兩人時
小椿卻笑了

「說笑而已啊,公主殿下。
但是,我們只是很在乎公主殿下,請您諒解。」


接著就是最後的迷宮遊戲
玩完後就進入ED
是說我玩了很久才知道那箭嘴是告訴我男主在哪的啊XD|||||
不過要是輸了的話能有多次機會(噴)
只是小椿完全是極度地口惡XDDDDDDD

而贏了後當然是拿走飾物
偶椿把二人送到聖誕樹那裡去了


Photobucket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