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4番外] 幸福五月Ⅰ ― 就在身旁的孤獨

有興趣的人點這邊看:
ARIA詠嘆調

相關文章:
24騎士最終設定 ― 忒亞:五月 (Μάιος)
[24番外] 幸福五月Ⅰ ― 就在身旁的孤獨特別座談會
[24番外] 幸福五月Ⅱ ― 紫藤銀月的騎士與光之殘像



Photobucket



「啊~啊~」

明明是在看著自己最喜歡的書卻不能專注。

通過窗戶,看上街上濃濃的情人節氣氛的裝置,一整個讓人超不自在。

「不行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大概要完了。」

隨手丟下書本在窗台的軟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始更衣。

不出外走走的話這種鬱悶的心情大概不會消散。

「怎麼…這種超讓人不舒服的感覺……」



============================================================

究竟孤獨是怎樣的感覺呢?
而當感到孤獨的時候,怎樣做才會感到不孤獨?
有人說當感到孤獨時,想起自己喜歡的人就不會感到孤單了。
就是擁有著這份單純的「愛」,不管怎樣的孤獨也能熬過去。
那樣說的話,那份「愛」,又是怎樣的東西呢?
能把缺乏空虛的心填滿的那份感情,是怎樣的感覺?

「愛」對於我來說,還是一個充滿好奇的謎。


24騎士番外
幸福五月Ⅰ ― 就在身旁的孤獨


============================================================

「我要出門了!」

異於常日,今日的五月只穿著一件清爽的連身裙,隨意的束起了頭髮就要出外了。

「怎麼了?也快黃昏了哦?」
在客廳中的艾裴莉看了五月一眼,繼續翻著手上厚重的古書。

「嘛…突然想起有一點事呢。而且什麼快黃昏啦!現在也才不到三時欸!六時半前我會回來吃飯的。」

「嗯、出門小心,不要讓奇怪的人抓走哦。」

「老師!!我不是小孩子啦~~~我出去囉。」

看著五月出門後,在廚房中的月夜探頭出來,問道:「欸?那孩子怎麼了?」
因為是自己的女兒,所以就算沒怎表現出來,也感受到她稀有的情緒不穩。

「情人節快到了嘛,會有情緒的反彈也不出奇啦。」
艾裴莉伸了伸懶腰,趣味饒然回抬著頭,看著門的方向,感歎道:「五月也到了這年紀了啊。」


青澀的少年時代,對於成長及各種情感的好奇和嚮往。
這只是屬於和平時代的孩子們才擁有的特權。


雖然那孩子好像有點過度老成,但看來仍擁有著屬於孩子的部份嘛。
這個教育成果真的不錯。

想到這裡,艾裴莉的嘴角勾出了美麗的孤度。

「嗯,年輕真好。啊、應說還有這個時期真好。」


============================================================

「對不起呢,今日讓你白跑一趟了。」
羅莎利亞為著特然前來的五月泡紅茶。

「唔唔」五月搖著頭說:「才沒有啦。是我應道歉才對,突然前來打擾。」

「嗯,美里雅今天出門了哦。找她有什麼事嗎?」

「沒有特別的事。只是想找她一起聊天而已。」
五月捧著杯子輕輕的吹著滾燙的紅茶,接著又問道:「是哦。出外真好呢。那羅莎姐呢?今天也有約會嗎?」

「唔…嗯…沒錯。」
羅莎利亞臉微紅的說道。

「耶~不是很好嗎?有約會真好呢。」只見五月一口氣的喝光了杯子裡的紅茶,好像完全不當作滾燙的茶
是一回事的樣子。

「那我也差不多要走了。啊、對。這個給羅莎姐跟美里的曲奇。」
她從小包中拿出了兩小包的手工曲奇,從上面也沾著巧克力漿看來,就知道是她親手造的。

「原來想親手交給美里的,現在請羅莎姐幫我轉交給她吧。」

「五月?多待一會都沒問題哦?美里雅也很快回來了哦。」
羅莎利亞看著今天有點反常的五月,輕輕的摸著她的頭。

「唔唔,沒什麼事啦、真的啦。謝謝羅莎姐。」

五月親了一下羅莎利亞的臉頰,說:「謝謝你的招待,紅茶很好喝哦。幾天後我會再來拜訪的,拜拜。」

「嗯,好吧。回去的路上也請小心呢。」

五月跑離了幾步,好像想起什麼的突然轉過身來,畫比著一個加油的手勢,說:「約會、請加油☆」

「五月!!!」

「哈哈哈哈,拜拜~~~~~」


============================================================


離開了聖堂不久,五月遠遠就看到一對有趣的組合 ―― 八神和美里雅。
兩人正在回去聖堂的路上。
但是五月並沒有前去打招呼,而且還轉頭就跑掉了。

「咦?剛才的是五月嗎?怎麼連招呼也不說就轉頭跑走了啊?」

「怎可能會是她嘛。五月的話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來。」
美里雅想也不想就回答了八神。

「哈哈,也是啊。她可會是那種開朗的衝過來說著:『欸?一起出門真好嘛。今天過得怎樣?』的人啊。」


***


「哈………原來美里跟八神出門了、羅莎姐有約會、莉莉跟唔…沙耶也出門了。怎麼大家都好像一雙一對的樣子啊。」
五月在市中毫無目的的亂逛著。


心中這種悶悶的感覺是怎回事呢?
是因為不能跟朋友們一起聊天、一起玩所以才會這樣嗎?
還是有另一個的原因呢?
明明出門的原意就是想消除這種悶悶的感覺,怎麼現在卻覺得更沈重了?


「啊啊!!我還竟然跑掉了啊啊啊啊啊啊!我都要變得不像我了啊!!!」
五月沮喪的無力扶著牆。沒想到自己竟然做出了這種小鬼似的行為。

「不行、這樣我大概真的不行了……」

輕輕的倚靠著牆,看著街道上的人來往著。
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就不能融入一樣。

「風!你看、這家店的甜店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啊。買蛋糕送的特典還是香蕉布丁啊。進去看看吧!」

「等一下、萊大人,您剛才己買了不少甜點了啊――――」

「包包都讓我提著吧,愛詩緹。還有什麼想要買的嗎?」

「都沒有了。修斯,我想回家。」

「………」

「……………」


大家都好像很幸福的樣子啊
但是,為什什我卻沾染不上一點點幸福的感覺?


「噹~~噹~~」

直到聽到市中鐘樓的響聲,五月才驚醒過來―――

「糟糕!已六時了嗎?!」

看到街上的稀少的人,五月明白了自己剛才站在一旁發呆了很久。

「這回真的要用跑的了。」


***


但是在五月跑回家後,卻沒有立即進門。
而是從後門的樓梯走到閣樓,從窗子一翻,就翻上了屋頂。

因為這屋子是在山腰,在屋頂便能俯瞰整個市填,更能看到遠處的港口和海洋。
閣樓上面屋頂的位置,正是五月最喜歡的地方之一。

「果然還是這裡最好……」

感受著從海上吹拂而來的清風,清爽中帶著淡淡海洋的味道。
五月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到現在還是不太搞得懂今天的自己是怎麼了
不能集中的心煩、可稱得上是落荒而逃的逃跑、在街上完全失神的發呆
完全是亂七八糟的一天。

「這究竟是什麼跟什麼嘛…我才不可能感到寂寞之類的啊。我可是超幸福的人―――」


咦?
剛剛說了什麼?
是不是有什麼搞錯了?請再重複一遍。


「這究竟是什麼跟什麼嘛…我才不可能感到寂寞之類……」


寂…寞…?
寂寞?!


發現了自己心中鬱悶的真正原因,實在讓五月自己也由不得吃了一驚。

一直也覺得自己生活富足、無憂無慮、跟寂寞孤獨這些感覺沒任何關聯。
現在突然跑出了寂寞這一詞,而讓她一整天的生活都變得亂七八糟,就讓她感到十分的不爽。

這種不能好好控制自己情感的感覺實在讓她覺得羞愧。

「可惡!本小姐才不會在這種節眼上認輸啦!!!」
五月站起來向著城鎮的方向大喊道,聽著自己的聲音不斷回響著。

在房子中的二人聽到剛才五月大喊的話,都「噗嗤」的笑了。

「果然那孩子真的好可愛啊。」艾裴莉笑得趴了在桌上。

「嗯…我家女兒在這種節眼上真的蠻執著的啦…明明真的是很普通的事。」

「嘛,有這種『不認輸』的覺悟的話,就是說她的心底裡大概也知道了是怎回事了囉。啊,海風也改變了。
月夜,現在,才是『光明』真正誕生的時候啊。」


***


「~渡過了清透明的季節,清風再次帶著溫暖降臨

幾千回也輪迴著、幾萬回仍閃耀著
接著光明就誕生了。

被陽光溶化、天空的另一方
到處也是透明的青藍

漸漸加速的情感
憑著自己的意志、現在飛馳起來

感受著那純真的誓言,雖不知曉話中的意義
如同那流動的水一樣,心靈也在奔馳著

渡過了清透明的季節,清風再次帶著溫暖降臨

幾千回也輪迴著、幾萬回仍閃耀著
接著光明就誕生了。」


「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是從哪裡傳來的掌聲,讓五月吃了一驚。

「呃?!」

「很不錯的歌啊。」
一把男聲從地上傳過來,再次嚇倒了五月,讓她從屋頂上失足摔了下來。

「啊!!!是誰這樣嚇人啦?!咦?」
以為自己這回要摔死的五月發現自己並沒有摔到地上。
正式來說,她是摔到某一個人的懷中。

「果然可愛的天使都是從天上飛降而來的呢?怎麼樣、可愛的小天使?」

完全看不透的金色的眼瞳,戲謔的笑臉和墨色的短髮,五月的目光由不得迴避這個散發著「危險」氣息的陌生人。

「呃…我不是天使啦…呃、不對。呃?!我在說什麼啦夠了!」

五月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說道:「謝謝你救了我。」

「救了你?是你剛好掉過來而已哦。」陌生人伸手撥亂了五月的頭髮,才把她放回地上。

「啊、夠了。不要弄亂我的頭髮啦!」

「因為小天使看起來很可愛的樣子嘛。」

「都說我不是天使啦!我叫五、月!給我記著我的名字、不要用奇怪的名字來叫我啦。」

「是嗎?」陌生人不在乎的聳了聳肩。

「對了,不管怎樣、剛才你也是幫了我。作為這個的謝禮、那個、大哥哥―」

「孔雀」

「呃?啊。孔雀哥哥你願意到我家作客吃個便飯嗎?」

「孔雀」

「呃…什麼嘛… = = 孔雀你願意到我家作客吃個便飯嗎?」
五月翻了個白眼,完全不明白眼前的人為什麼一定要她捨棄輩份稱號。

「這裡是你的家嗎?」
聽到滿意的答案,孔雀才繼續他們之間的對話。

「嗯。」

「哈哈,那不用了。不過這樣的話謝禮我能要別的東西嗎?」

「在做到的範圍內的都可以。」
雖然不是很願意說這句話,但因為這是從小以來的教養 ― 要是對方拒絕了第一次的謝禮而要求別的東西,在禮貌上也要答應在做到的範圍內能做到的謝禮。當然,過不過份就由自己去定斷。

「唔…這樣吧」
孔雀指著自己的臉頰。

「咦咦咦?!你…你認真的嗎?」
五月當然知道他的意思是指親他的臉頰當作謝禮。
但還是有點退縮的念頭,怎說他還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啊。

「唔?這個是身為淑女的很基本禮貌哦、親臉頰。」

「唔…我知道啦。親一下就可了了嘛…有多困難的…」
五月親一下孔雀的臉頰,但是她的臉蛋倒是紅紅的,大概還是會感到害羞吧。

「謝謝你。」

「噗!小天使果然很可愛啊。」

看到孔雀伸出的「魔爪」,五月按著頭髮逃到安全的距離。

「這樣可以了吧?都說我叫五月啦。」

看著她的反應,孔雀沒差點笑得倒在地上,好像他是什麼壞人似的。

嘛,壞人這點他自己倒不否認。

「哈哈哈哈……我說你啊…這樣子不行的啦…哈哈哈」

「誰管你行不行啊?我現在要回去吃飯了。大門在那邊、不送了。」

「哈哈哈…」

「別笑了啦!請你回去啦!」


============================================================


抱著綿被在床上一直翻滾著

會這樣失眠都是下午那奇怪的人的錯

「什麼小天使啊…感覺超糟糕的…」

不知不覺中還用力的摔著綿被,就像是把綿被當作那人一樣用力摔著。

那個奇怪、有趣 ―― 同時也很危險的人。

果然對待寂寞的方法是分散注意力嗎?

要是這樣是對的話,那他也算是再次幫忙了吧?

「哼…這次的事才不會告訴他…」


(完)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